Sprite

混乱邪恶

【佐鸣】ROAD

ROAD


天气很好,阳光很晴朗。佐助把斗笠摘下来,小樱露出他记忆里有些不安与害羞的表情,有时候佐助难以理解为什么她会喜欢自己,正如之前他所说的,他完全找不到喜欢对方或者被对方所喜欢的理由。如意料中的,她问:“真的不能把我带走吗?”


佐助没有太多犹豫地就摇摇头,他伸出手来,在对方的额头上轻轻一弹,随后用低沉地像是在叹息一样的声音说:“下次吧。”


小樱脸红了一下,然后她眨了眨眼睛。“这样啊,”她露出一个笑来伸出手,“不过以后还会回来吧,那么握个手吧,当做告别。”


没有什么可推辞的,佐助把手覆上去。对方的手不如想象中的柔软,而是戴着厚厚的茧摸上去十分粗糙,他内心浮现出一点不好的预感,紧接着他的表情顿时变了,对方的力道让他无法抽回手,只能沉着脸看着小樱笑眯眯地加紧力道,不愧是三忍的徒弟吗,他有些艰难地想,最终他还是沉默地接受了这仿佛要捏碎骨头的握手,半晌对方才松开了手。


佐助尽量让自己露出淡定的表情来,小樱看他一眼,继而开口:“下次回来的话我在想要不要把你打成猪头,反正你也不会喜欢我吧,反倒我一直在你背后追追追,不过我并不讨厌这样的自己。”她把手展开又握紧,这个举动让佐助心一紧,随后对方微笑着说:


“因为追逐着你我才慢慢的变强,怎么说呢,你的话的确让我很伤心,所以,下次回来,我一定会把你打成猪头的,滚蛋吧。”


佐助:…………人果然是会变的。


佐助不打算再说什么,他扯了扯斗篷转过身去。只是他并不知道,在他身后的少女望着他的背影,眼眶酸涩着眼泪却始终没有掉下来。


“我啊,对于自己喜欢佐助君这件事情并不后悔。一开始的确是因为非常庸俗的理由而喜欢上的,但是这样子渺小庸俗的的喜欢却逐渐地充斥着我的青春,为了获得佐助君的认同我才不断的努力着,变成如今的这个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虽然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却仍旧喜欢着佐助君,因为这是我最初想努力的动力吧。”


啊啊,阳光太晴朗了呢。


少女的眼泪终于落下来了,只是这次泪水的意义与其他的意义都不一样。她仰起头来,尽力露出一个笑容来。


当然这些佐助都不知道。他一直都是不怎么注意女孩子心情的人。他继续走着,突然间停下脚步。


“没想到你会来送我。”佐助说,他是真的有些惊讶。


“给你东西的啦。”鸣人从兜里拿出护额来,佐助眼睛倏地睁大,他看着那个被划了线的护额被鸣人递过来,稍稍迟疑一会儿,佐助接过了它。


“没想到你还留着……”


鸣人翻了个白眼。然后他促狭地笑笑:“话说,刚才小樱叫你过去是干嘛,说了什么吗?”


佐助诚实的说:“她说下次回来要把我揍成猪头。”


鸣人的表情顿时卧槽起来。“什么,把你揍成猪头?你确定不是我?”


“……你被她揍过很多次?”


鸣人咳嗽一下,回避了这个话题:“你不是开玩笑吧,小樱这么喜欢你!也对像你这种那么受女孩子欢迎的人是不理解我的苦的!你就不打算接受她吗?”他露出有些苦逼的表情,这让佐助想起年少时的鸣人来,充满活力而又张扬的表情与声音,只会勇猛前冲的大笨蛋。


“你不是喜欢她吗。”


“话,话是这样啦!”鸣人脸有点红,“之前老爸也说过小樱是不是我女朋友,嘿嘿……不过小樱喜欢的是你呀!而且,嗯虽然想过很多次啦,但是如果真的和小樱交往总感觉有些奇怪……我不是说小樱的不是啦,只是,感觉会很尴尬吧,可能现在小樱对我而言更适合当伙伴……不不不这才不是重点,小樱这么喜欢你,你到底喜不喜欢她啊?”


对方稀里糊涂的解释佐助完全没听进去,佐助看了鸣人一眼。“下次回来的话,我估计会接受她。”


“……什么?!”


鸣人不可思议的态度让他稍稍眯起眼睛来。但很快对方开心地叫起来:“那太好了,小樱肯定会很开心的!那我也可以安安心心地放弃小樱啦!啊哈哈哈哈!然后我就安心地去当火影啦!说不定还会有一个比小樱还可爱的女朋友呢!然后把宗家分家的问题解决掉,然后再让一乐拉面搬到火影楼……”


他快乐地说着那些天真的想法,佐助心想前一个如果容易的话卡卡西早就解决了,后一个完全痴人说梦不予评论。


“等我当上火影了,”对方的语气突然变得认真起来,“你会留下来吗?”


佐助毫不迟疑地说:“不会。”他看着鸣人的眼睛,里面是湛蓝色的天空,“我无法原谅木叶,但是我会忍耐。忍耐,这不就是所谓的忍者吗。”说着他自嘲地一笑,“木叶毕竟是鼬想守护的地方,也是我最初的所在,不是吗。或许鼬说的没错,不让真相公布于世,让所有人误以为宇智波一族的罪恶只有我与鼬,让宇智波一族维持着那可笑的荣耀才是正确的。”


鸣人沉默了一下。他张了张嘴,然后又抿住嘴唇。


佐助觉得话题差不多该结束了:“鸣人,我并没有放弃改革的想法,到现在也是。我之所以停止,是因为我在忍耐,但这不代表我会放弃。或许我之前的方式是错的,流血的方式实在太过血腥,不过我也会慢慢地去找新的方式,至于你,如果你还是执意如此的话,我们说不定会再次站到对立面上。”


佐助说出来后,他彻底地松了口气。其实他现在彻底可以被关进监狱了,但是鸣人与卡卡西的恳求让他最终还是可以拥有自己的自由与选择权。


“呼——”鸣人长长地舒了口气,露出灿烂的鸣人式笑容,“能听到佐助的真心话,不知道为什么稍微有点庆幸啊。虽然我有时候的确很笨,不过……如果佐助找到了那样的方式,我会去帮佐助实现的!然后我们就来创造真正的和平!”


“白痴,你还是小孩子吗,哪有这么容易,等你当上火影再说吧。”


“什……!”


佐助转过身来。他的嘴角忍不住上扬起来露出笑容,但是他一点都不想让鸣人发现自己在笑,可能是稍微有些不好意思的缘故。在面对鸣人的时候,他偶尔觉得自己回到了童年的时候,变得幼稚起来。“我走了。”他快速地挥挥手,然后迈步向前走去。


前方的道路遥远而漫长,佐助必须一个人前行,他抓紧了护额。或许是因为那个笨蛋的缘故,他觉得手里的护额意外地温暖,当然他是死也不会说出来的,因为实在是太肉麻了。


身后鸣人一直在嚷嚷叫着,看着佐助逐渐远离的身影,他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来,然后也转过身。在前方,他曾经暗恋的少女与老师正冲他挥手,于是未来的火影七代目笑嘻嘻地跑上前去——


我与你的道路是相反的。一直以来,我们站在彼此的对立面互相伤害,但是你一直没有放弃我,直至现在,你仍旧坚持着最初的想法,对我说,如果我痛的话,你也会痛。你不知道我也是这样,当我理解你时,当我感受到你的痛楚时,我是那么的痛苦。有光就有暗,你一定是照亮一切的最温暖的光明,而我潜伏于黑暗的道路上斩除害虫。但是就算是完全相反的道路,也没有关系。

因为我们终会相聚。


END


仍旧是以前的旧文搬运!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