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te

混乱邪恶

【轰出】Death of hero

那天意外地是一个晴朗的日子。轰到达现场的时候阳光明媚,天空蓝的像是宝石一样,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现场那严肃的气氛和茫茫人海中那低沉的气压,他们统一穿着黑色的令人感到沉重的礼服,表情都是仿佛被公式化一样的悲伤。

轰穿过人海,他隐约听得到一些模模糊糊的哭声。他没有理会,直直地走向人群的一端,他的同学们已经占据了那里的角落。所有人都穿着正式的黑色礼服,就算是脾气火爆的爆豪也规规矩矩地站着,没有任何表情地注视着中间的遗照。一些女孩子们已经捂着脸断断续续地哭泣起来,就连八百万也眼眶也湿润了,于是轰的视线定格在绿谷的身上。他一言不发地看着正中央,身子挺得很直。

他大概会哭的。轰心想。

绿谷出久是个爱哭鬼。当然,他很强,他拥有着从欧尔麦特那里继承下来的个性,还被欧尔麦特说过是未来的和平的象征,但是他仍旧是个爱哭鬼,这点让人无法理解。而且他不仅爱哭,哭起来还非常夸张。

可是他一直没有哭。从始至终也没有。一直到告别仪式结束之后,他也只是平静地注视着那张遗照,安静的模样令轰感到有些不安。

 

那可是欧尔麦特,是和平的象征,是NO.1的英雄。

……那可是绿谷出久的憧憬啊。

 

谁都会死去。但是没人想过欧尔麦特会死。即使是当他那瘦弱如柴的身躯暴露在大众面前时,也没有人想过他真的会死去。就连他的老爸安德瓦,即使再怎么感到气愤和不甘,但也从未想过对方有一天会真的离开这个世界。

可是欧尔麦特就是死去了。

一时间,仿佛全世界的人都在悼念欧尔麦特的死亡。小孩子,老人,无论是知名的英雄还是平凡的市民,所有人都因为这个消息而感到悲痛,电视机反反复复地也是这个消息,收音机里传出的女主持人哽咽的播报声混杂着模糊的电子消音,听上去毫无真实感。

“欧尔麦特将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英雄这个职业,他是一个贯彻自己原则的出色的男人,一生都为了和平而奋斗。他是整个世界的英雄。对于他的死亡,整个世界都报以沉重的哀悼。临死前,他宣布了他未来的继承人,那是他在雄英高中所教导的A班学生之一,绿谷出久……”

那混蛋老爸应该会更加愤怒吧?说不定还是和上次一样大吼着说“这样我岂不是一辈子都无法战胜你了吗”这样不甘心的话,但是出乎意料的,那个高大的被火焰所拥簇的男人对于这件事情表现得十分平静。

他甚至连告别仪式都没有去,和往常一样去做了自己的任务。

那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呢。轰搞不明白,绿谷也让他搞不明白。他有点麻木地注视着那张黑白色的遗照,金发的男人露出来的笑容灿烂而富有感染力。令人安心。他曾经无数次地在电视上看到这个笑容,对欧尔麦特的憧憬让童年的他对于英雄这一职业充满了向往,然而这份心情到了后来却被他所遗忘,直至那次体育祭,才被绿谷重新唤起。


“只要是你想的话,就一定可以的哦。”

“只要是你想的话,一定可以成为心目中的所渴望的英雄的,焦冻。”

他想成为英雄。无所不能的英雄。拥有可以打败那个混账老爹的能力,可以保护自己的母亲,可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的英雄。

我想成为这样的英雄。


“因为我想成为那种——能露出笑容地,回应着他人期待的英雄啊!”


轰到现在也记得说出那番话来的绿谷的表情。那么的坚定。他的双眼像是有火焰一般闪闪发亮,明亮的仿佛可以刺痛别人。他当时觉得他好奇怪,为什么在那么严重的伤势下还露出了笑容,但是他当时感到很高兴。他觉得好舒畅,他平生第一次把那个混蛋老爹丢在了脑后,享受着这场对决。

那时候的绿谷出久是那么耀眼,比他的火焰还耀眼得多。


轰从回忆里挣脱出来。他最近总喜欢怀念那些从前,是因为欧尔麦特死去了吗,还是因为绿谷出久呢。他抬起头,注视着不远处穿着黑色礼服的绿谷。他挺拔地站着,丽日与饭田在他旁边说着什么,绿谷听着听着,那张褪去几分稚气的脸上又露出个小小的笑容来。是非常微小的笑容,像是带着安慰的性质一般的,轰注视着绿谷的面庞,觉得那样的笑容很悲伤。

轰张了张嘴,还未成形的话语要脱口而出之时,爆豪胜己突兀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他直直地走上来,一只手突然抓住表情显得有些愕然的绿谷的衣领,用凶狠冰冷的眼神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

“喂喂喂爆豪你要做什么啊!”

“爆、爆豪君,请注意一下场合!葬礼才刚结束啊!”

一下子场面变得乱哄哄起来。饭田一下子挡在绿谷面前,警惕地注视着爆豪胜己,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被绿谷轻轻地推开了。他一下子露出了有些放松的表情。

“没关系的。饭田君。”

绿谷笑着说。

死死地盯着那样的笑容,爆豪露出更加愤恨的眼神。他咬牙切齿地看着面前的绿谷,不甘心地紧握住拳头,说:

“我说。你这种笑容,真的是虚伪透了。”

绿谷愣了一下。

“你要是这样下去,我可是不会承认的。承认你是欧尔麦特的继承人!你是未来的和平的象征、这种话见鬼去吧!”他露出一个有些扭曲的笑容来,倏地松开了扯住绿谷衣领的手,自傲地宣布道:“NO.1的宝座,哈,那种位置,可没有你的份啊!未来的NO.1可是我才对!”

“……只有这个,我是不会让给你的,小胜。”

对此,绿谷的回复平静而镇定。

爆豪冷漠地看了他一眼,片刻后他最终只是爆发出一声冷笑,表情露出一点不屑,转过身扬长而去,徒留绿谷一个人呆在原地。

轰远远地看着,心想着不愧是幼驯染,有着两人插足不进去的气场。他稍微有些羡慕爆豪。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上前的时候,丽日已经凑过去了,她担忧地询问:

“没、没事吧小久?”

绿谷转过头。他露出一个微笑来,摆了摆手,有些笨拙地回答着:“没关系的!小胜就是那个样子嘛。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输给他的。我会变得更强,强到足以担当和平的象征这个称号……一定可以的。”

注视着那样的笑容,轰停住了迈向前的脚步。




欧尔麦特死去了,这个世界仍旧在不停地转动。

一个英雄死了能对世界产生多大的影响呢?NO.1死了,那就NO.2顶上来。世界仍旧不停转动,还是会有新的敌人出现,新的英雄出现。反反复复重复着过去的轨迹, 仿佛没有任何改变。

绿谷出久开始不停地接任务。他变得忙碌起来,也变得强大起来。轰时常可以在电视机里看到对方的身影,火灾,洪涝,他总是尽自己一切可能去帮助别人,挤出来的有些腼腆的微笑看上去也有了几分欧尔麦特的影子。

“不愧是未来的和平的象征啊!”

人们总是如此称呼着他。大家都相信他迟早有一天会成长到可以将“未来的”那个形容词所删去的地步,毕竟,那可是欧尔麦特指名的啊!他肯定可以成长到一个很厉害的英雄,人们如此相信着。

英雄【人偶】,逐渐在业界中崭露头角,变得活跃起来。


“开什么玩笑!这什么垃圾杂志!”爆豪愤怒地爆发出吼声,他瞪大眼睛看着投票排行榜上自己的名次,“这个杂志是谁写的,我要去炸了它!为什么我居然才第三名啊?!”

“是因为爆豪你脾气太暴躁了,所以票数才第三名的吧?”

“先不提别的如果排行最受欢迎的英雄的话爆豪肯定在人们心里绝对是倒数的排名……”

“…………给我闭嘴,否则炸了你!!”

轰低头看着杂志。这个排行榜是人们心目中认为潜力最大最为期待的英雄,第一名毫不意外的是绿谷,照片上的绿谷还是一年前的绿谷,他注视着那带着雀斑的绿发少年露出略带傻气的笑脸来,抬起了头,看向绿谷。绿谷正埋头写着笔记,嘴里仍碎碎念着,这个充满着他特色的习惯直至今日他也没有改掉,甚至没有注意到轰的接近。直到轰出声叫了他的名字,绿谷才猛地反应过来,哇啊一声大叫转过头。

“轰、轰同学?”

“恭喜你。”轰平静地祝贺,看到绿谷变得愕然的表情。

随后,他摇了摇头,露出一个苦笑:“……我其实没有那样的实力,轰君应该是知道的吧?实际上无论是小胜还是轰君,都比我的实力高出很多,这点我还是很清楚的。这种第一名,也并不是真实的第一名。……不过,迟早有一天,我会成为真正的第一名的。”

“会成为和平的象征?”

“……会的。”绿谷抬起头,双眼坚定,“我会成为真正的和平的象征。所以,我一定会超过轰君的。”

轰沉默不语地看着对方闪闪发亮的眼睛。他喜欢绿谷的这个表情,充满着光芒的神采,让他觉得很耀眼。他曾经就用这种表情,肆意妄为地打破了他一直坚守着的规矩,让他开始忍不住去注意起绿谷来。但是他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直到那次任务,他才真正意识到,对方是真的出现了问题。

那是一次很普通的救援任务,等到他赶去的时候绿谷已经开始救援了。火势燃烧得很迅猛,轰小心地运用着冰冻的个性阻碍着火势的蔓延,他在茫茫火海里寻找到一个大哭着蹲在桌子下的小女孩,提起她的衣领奔向门外,刚站稳时就看到绿谷抱着一个小男孩已经出现在外面了。绿谷看到了那个小姑娘,就安下心来,安慰着自己怀里的小男孩说:“你看,你的妹妹被救回来了吧?没事的!”

小男孩哇哇的叫着,眼睛闪着光看着绿谷:“大哥哥好厉害!我以后也要成为你这样的英雄!”

绿谷的笑容变得很温柔。“可以的。”他伸出手揉着小男孩的头发,“你一定没问题的,会成为非常棒的英雄!”

轰喜欢绿谷那样的笑容,望着那样的微笑,他感觉自己的内心也变得柔软下来。他转过头,正准备运用自己冰冻的个性时,孩子的母亲突然踉踉跄跄地跑过来,飞快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孩子,随后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她惊恐地注视着绿谷,声音嘶哑地说:

“里面还有,还有我的孩子!一个小婴儿,我,我应该把她放在婴儿房里了,求求您,求您救他出来!”

轰很快停住了自己不停蔓延着的冰冻,并且意识到这个婴儿是无法救出来的。如果如她所说只是一个小婴儿的话,那么应该已经早就因为烟雾窒息灼伤肺部而死去了。

他正打算告诉这位母亲残酷的真相时,绿谷突然穿过他身边,飞快地奔入已经要被火海所淹没的屋子里。他愕然地看着对方的身影,正打算前去阻止,他的衣角就被那位泪流满面的母亲所扯住了。

“他一定能做到吧?”

她的声音已经破碎地不成样子了。

“他可是未来和平的象征啊!”

不。他做不到的。

婴儿本来体质就非常柔弱,在那种浓雾弥漫的过程中如果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并且救他出来,还活着的可能性微弱到简直可以忽略不计。绿谷却冲着这一点忽略不计的可能而作出了这种冲动的行为,这让轰感到有些愤怒。

轰甩开了这位母亲的手,冷淡地说:“这是不可能的。你的孩子肯定已经死去了。以后请好好看顾好自己的孩子,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了。”

说完,他转过头,也奔向了那摇摇欲坠的房屋中。

他要阻止绿谷,轰清楚地知道。这完全是自杀式的毫无希望的行为。

冰块缓慢地吞噬着火焰,两者交织融化出的水滴在落入地板的同时又飞快的蒸发。轰不停地扫视着周围,想寻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火灾时最可怕的不是火焰,最可怕的是那些足以灼伤人肺部的烟雾。他要趁快,轰让自己冷静下来。

终于,在一楼的尽头他找到了那间已经被灼烧的不成样子的婴儿房。

绿谷抱着那个小小的婴儿,呆滞地站在那里。他的眼神毫无焦距地看着轰,涣散的眼神一瞬间让轰的心颤抖了一下。

他看着轰,轻声地说:

“我没有救到他。”


轰终于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欧尔麦特的死亡,这件事情对于绿谷而言是多么严重的事情,他终于有所体会。


“为什么要去救那个小婴儿?”

轰问。绿谷在不远处看着那位母亲悲恸地抱着自己的那个小婴儿,在那个母亲身边那两个孩子又是懵懂又是害怕地看着自己的妈妈,不安的眼神让绿谷握紧了拳头。

“如果是欧尔麦特的话……一定能救得了所有人的吧?”

他声音有些嘶哑地说。

“无论是谁他都救得下来。就是因为是那么强大的存在,所以才会是和平的象征。我也要变成那样的人才行,……一定要成为那样的人才行。”他的声音居然带着一点哽咽,“其实我可以做到的。如果我再仔细一点的话。我刚进去的时候就注意到在大厅上摆放着一个婴儿车。我本来可以救活那个小孩。”

“……可是绿谷。你不是欧尔麦特。就算是欧尔麦特,他也不是万能的。”

“可是我是他的继承人!”绿谷有些崩溃地喊了出来。“我曾经、曾经不可能成为英雄的。一点可能性都没有。但是是他让我成为了英雄。无论怎么看,你和小胜都比我优秀得多吧?可他选择了我。所以我一定要回应他的期待才行。要带着笑容回应。因为英雄是要微笑才行的吧?救援的时候要笑着说‘我来了’,让他们安下心来……不是吗?”

绿谷睁着眼睛,轰隐约看到他的双眼有什么东西在打转,可是他硬是让自己不流下眼泪来。

“而且、如果不是我的话。他说不定……会活得更久一点。”

轰安静地听着。他看着绿谷有些通红的双眼,最终伸出手去将他抱住。当环住绿谷肩部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到怀里的那个人整个身体都抖了一下。他的身体发抖得厉害,浑身上下也冰凉得不行。轰试图去温暖他。

“绿谷,就算是英雄,他们也会哭泣的。”


在那场葬礼的最后,轰看到了自己的父亲。

深夜时很应景地下了小雨,比起那晴朗的过分的天气,这毛毛细雨显得气氛更加庄重严寂。浓郁的黑夜中,他躲在一边,看着那个高大的男人在雨中默默地站着。只有他一个人。

他的火焰显得微弱不已,在雨中黯淡地仿佛随时会熄灭。

“……看来我真是一辈子都没办法超过你了。”

他听到自己的父亲用叹息一般的口吻说出这番话来,然后转过身去,步伐不稳,摇摇晃晃一点一点地走远了。

那个男人的脸颊上划过的痕迹到底是眼泪还是雨水,轰已经知道了答案。


“难过的话,就像以前一样哭出来也没关系。”

轰笨拙地拍着对方的肩膀。他不怎么会安慰人。他发动了火焰的个性,让自己炙热的温度去暖和一下对方冰冷的身体。他回想着童年时在他哭泣的时候母亲是如何对他的,便软下声音来,慢慢地说着:

“你不是欧尔麦特,你是绿谷出久。你成为英雄,不是为了成为欧尔麦特这个人吧?”

对方的身体一下子就瘫了。他吸了一口气,然后声线不停地在发颤。他的眼泪一点一点地打在轰的衣领上,像是雨滴一样。

“我、真的好难过。我到现在其实也不相信他会死。他可是欧尔麦特!是NO.1的英雄,是和平的象征!他应该是不会被打败的英雄……他还没有、没有看到我成为NO.1……他还没有看到我成为最棒的英雄的那一天……”他发出呜咽一般的声音,模模糊糊的让人听不真切,“我本来是那么没用的人。毫无个性的那么平庸。但是他让我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他对我说我可以成为最棒的英雄……小时候我的妈妈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所有人都说我是个废物,但是他居然说我可以成为最棒的英雄。我想试着回应他,但是还没有那一天他就死了。我好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我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尽快成为最棒的英雄。至少身为他的继承人,我一定要成为最优秀的那一个。我想超越小胜,超越你……我想让他看到!但是我没想到他身体这么差……他根本支撑不住了。我真的好难受,真的好不甘心,如果是别人的话是不是就能做到的啊、为什么我不多努力一点呢……到后来妈妈反而越来越担心我。她老是偷偷的哭,我要是再可靠一点就好了。我知道我自己没办法成为欧尔麦特的!谁也没有办法成为。他是最强大的英雄。”

“但是我要继承他。我会成为和平的象征……我一定会成为和平的象征。”

轰很温柔地抱着绿谷。他哭得乱七八糟的,哭得好夸张,轰感觉自己的衣服上都湿透了一片。他很耐心地安抚着。

“对、对不起,轰君。”

大概是哭累了,对方红着双眼止住了哭泣。他有些苍白的脸颊上显现出一点红色来,似乎意识到自己在同学的身上哭了好久这一事实,这让他感到有些害羞。他抱着烧红的脸尴尬地不敢抬起头。

“没关系。”轰平静的说,半晌,他又开了口,“我不会让你超越的。最强的英雄,不会轻易地就让你当上的。”

绿谷又是吃惊又是局促地看着轰。

片刻,他涨红了脸,鼓足勇气支支吾吾地说:“我一定会超过轰君的。”这话说出来多了一点底气不足的感觉,他低着头不敢去看轰,还有那衣服上一大片湿透了的痕迹。犹豫好久,他迟疑地说:“……那个、轰君,要不衣服我带回去洗吧?”

轰摇了摇头。他并不在意。他仔细地看着绿谷的面庞,看得绿谷面红耳赤的,最后他才移开了视线,说:

“……我们回去吧。”


这个人的泪腺真的是很发达。轰意识到。而且还经常让自己受伤。轰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说不定哪一天绿谷也会迈向欧尔麦特的未来。

……他不会再让绿谷轻易地哭泣,就算哭泣,也一定是流下喜悦的泪水。


END

这篇写的我太不满意了!下次还是写小甜饼好了!


评论(14)

热度(244)

  1. 下页※海贼迷ASL♥珊Sprit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