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te

混乱邪恶

【轰出】轰喵失踪记

轰焦冻失踪了。

没有回宿舍,没有回家里,也没有在班级里出现。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去向,仿佛就像人间蒸发了,让A班的大家都心急如焚。对此,学校的态度也含含糊糊,似乎是想特意把这件事情隐瞒下来不让学校名誉受损,对大家的回答是已经派了职业英雄去寻找,但是至今也毫无音信。


轰同学……到底会在哪儿呢?

是被敌人掳走了吗,被关在什么地方?绿谷感到不安,这次不像当初小胜被掳走那样,对方突如其来的失踪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即使想找,也没有任何线索。

如果是敌人的话,那么他应该是有着类似于空间传送能力什么的,才能把轰同学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校园里转移到另一个空间里。也有可能是类似于叶隐同学的隐形能力,将轰打晕,让他透明起来最后带到另一个地方。既然如此的话,应该是先要查一下摄像头看看学校有谁出入过……或者是轰同学在校外被掳走的?

“喵——”

一阵喵叫声打断了绿谷的思绪。绿谷低下头来,看到那只红白相间的毛茸茸的生物亲昵地蹭着他的裤脚,软绵绵的声音仿佛是要安慰他一样,让他不自觉地也感到平静了下来。

他俯下身把猫咪搂在怀里,小心翼翼地顺着猫咪蓬松的毛发,听到猫咪发出软蠕的咕噜声。

“饿了吗、轰君?”

绿谷轻声问着,猫咪突然一下子把脸转了过去埋在绿谷的怀里,湿热的触感让他忍不住笑了一下,感到焦躁的心情也变得舒畅很多。他抚摸着猫咪漂亮的毛发,想起来第一次见到这只小猫时的事。


这只猫咪是昨天绿谷进去轰的宿舍时所看到的。它当时正趴在榻榻米上,表情呆萌的让一边的饭田突然红了红脸。

“长得和轰同学好像啊……”

绿谷意外地看着那只软绒绒的小小的生物。它的确长得和轰君非常相似,毛色也是雪一般的白和火一般的红交织而成的,眼睛也是不一样的颜色,这样的相似性令绿谷感到有些吃惊。

饭田咳嗽了一声,拉回绿谷的注意力,然后他环视了一圈房间,大声问道:“有人吗?轰同学在里面吗?”

毫无应答。

“……果然不在宿舍吗。”饭田紧锁着眉。

绿谷感到有些不安。轰一个上午都没有来上课了,老师也好像不知道对方去哪儿了的样子,虽然觉得不大可能,但绿谷还是抱着一点希望和饭田一起来到了他的宿舍,意料之中的,他并没有出现在这里。

“到底会在哪儿……”他咬着手指思考着,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腿被什么东西所触碰了,不由得困惑地低下头来。

红白相间的小团子靠在绿谷的脚上,湿润的双瞳注视着绿谷,发出软蠕的喵叫声,一下子绿谷的心不可抑制地柔软下来了。他不知所措地抬着手不知道该不该放下,犹豫了好久才放下来抚摸了一下猫,触感烫手的让他忍不住涨红了脸。

“那、那个……”他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着这只小猫,笨拙地学着猫咪叫,“喵喵?”

猫咪回应一般地发出细小的叫声。

饭田提议着:“既然他现在不在,那这只小猫你先暂时接管吧?”

“我、我吗?!”

“它好像也很喜欢跟着你吧?”

绿谷低下头来。猫咪湿润的异色双瞳装着他红红的带着雀斑的脸,它歪了歪脑袋,一脸呆呆的茫然神情让绿谷的内心充满了对这个小生物的怜惜。

“那就暂时先叫你轰君好吗?”

小猫突然浑身上下都抖了一下。绿谷惊异地看着它,看到对方毛茸茸的耳朵突然竖了起来,带了点红色,一下子冒出一个有些异想天开的想法。

“轰、轰君?那个,你是轰君的话,举起你的一只脚掌好吗?”

饭田震惊地看着绿谷:“绿谷、你在说什么啊?”

绿谷希翼地看着那只小猫。小猫只是发出轻声的喵呜,一脸乖巧呆萌地看着绿谷,半天也没有任何举动。一下子绿谷有些失望。……也是啊,对方怎么可能变成一只猫咪了呢?嘲笑了一下有这样想法的自己,绿谷摇了摇脑袋,露出一个笑脸来:“那……过来吧,轰君?”

小猫打了个滚,乖巧地蹭着绿谷,安静的样子让绿谷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温柔地抚摸着猫咪,轻声说着:

“安心吧,我一定会把你的主人找到的。”



发出了那样的话,令人丢脸的是,过去了整整一天,绿谷也找不到任何关于轰君的线索。

或许的确应该听老师的话乖乖等着,让拥有这方面个性的职业英雄去寻找失踪的轰君,不过绿谷还是感到很焦虑。他无法静下心来。轰君此时会不会遭遇着什么危险呢?想到上次小胜被掳走的事情,绿谷就更感到慌张。

一整天他都没办法好好听课,看到那个空荡荡的座位,他就深感自己的无能为力,不由得感到懊恼。

现在看到这只小猫,他稍微感到有些安慰了。

……轰君一定会平安无事的。绿谷努力安慰着自己。他要好好照顾这只小猫,轰君回来的时候把它完好无损地送回去。


“话说回来,真的很像轰君呢……”

注视着趴在地上小口小口吃着肉干的小猫,绿谷小声的说着。

它好像也不怎么喜欢吃喵粮,虽说绿谷昨夜跑出去买了一袋猫粮回来,它却只勉为其难地动了几口便没有再碰过了,反而对于一些熟食更有兴趣。难道是什么贵族的品种吗……话说回来吃那些东西没问题吗?

因为今天要上课的缘故,早上他也就匆匆忙忙地给小猫在盘子里放了点小鱼干就出门了。吃了这些不会肚子闹出什么病吧?要不要去外面找个兽医什么的?

他胡思乱想着,思绪仿佛一团乱麻地不停跳跃。

说起来轰君好像也很喜欢吃荞麦面。之前去食堂的时候还问自己要不要吃来着……下次也吃一下吧。啊,他不会是在食堂被掳走了吧,到底是被什么人……无声无息,有什么理由,是怎样的人……打住!绿谷晃了晃脑袋,他挫败地咬了咬嘴唇。他强迫自己静下心来。

小猫似乎注意到他的心情不好了,慢悠悠地爬了过来,伸出温暖的舌头舔了一下绿谷的手指。触感有些粗糙却很舒服。

这一举动让绿谷心都要化了,他突然能理解那些猫控的心情了,他伸出手,挠了挠它的下巴。小猫发出舒服的喵呜,还习惯性地舔了一下自己的毛发,惬意地眯起眼睛的模样让绿谷又偷偷地顺了顺它充满着光泽的毛发。

轰同学是怎么照顾它的呢?想起昨晚对方还跑来他的被窝里蜷成一团小球和他一起睡觉的可爱模样,绿谷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来。他学着那些电视上的人一样,夸着小猫说:

“轰君真乖。”

说完这句话,他突然感觉到手下正在抚摸着的猫咪一下子变得浑身僵硬起来。

它的异瞳慢慢地睁大,举起自己的爪子和肉垫,然后放了下来,玻璃一般的瞳孔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绿谷。

“怎么了……?”绿谷困惑地看着小猫。

在绿谷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小猫突然用爪子挠了一下自己的脸,他眼睁睁地那尖锐的爪子毫不留情地划过小猫的脸颊,一下子绿谷大惊失色,一只手立刻抓住它的爪子,阻止小猫的自虐举动,惊慌地看着对方脸颊上的刮痕,泪水差点就这么滚了下来。

他赶紧抱起了小猫,凑近了它,认认真真地观察了一下小猫的脸,确定了刮痕不是很严重后,绿谷才憋回了差点脱口而出的哭叫。他刚才真的吓得心都要蹦出来了。为什么突然作出这种举动呢?

绿谷傻傻地问:

“是因为肚子痛吗?是不是我喂了什么不该吃的?”

小猫安静地看着他,沉默的模样让绿谷感到有些心慌。

他绞尽脑汁了想了一会,突然想起了昨天买猫粮时,顺便买的逗猫棒。绿谷把小猫小心地放在地上,然后站了起来,从一边的柜子里拿出了那根逗猫棒。他想了一会那些人是怎么逗猫的,犹豫了一下,拿起那根逗猫棒轻微地晃了一下,看到小猫的眼珠子跟着逗猫棒晃动着,绿谷就靠近了它,快速地晃了晃逗猫棒。

小猫的眼珠子不停动来动去的,它浑身上下的毛都像是静电一样直竖起来,猫瞳兴奋地直视着那不停抖动着的羽毛,没过一会,它突然就扑了上来,咬住了逗猫棒上的羽毛,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好棒好棒!”

绿谷鼓了鼓掌,鼓励地看着它。

……小猫却突然表现的很沮丧。它的耳朵耷拉了下来,松开了嘴,眼神冷淡地从逗猫棒上转移开来。它开始四处打量着周围,鼻子微微动了动,然后在房间里不停走动起来。

绿谷惴惴不安,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哪儿做错了。是想出去逛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他伸出手来,说:

“轰君,过来这儿吧?”

听到他的呼唤,小猫突然站定了。半晌,它才昂起脑袋,明亮的像是异色宝石一样的瞳仁直直地看着他,随后,它轻轻地走了过来。这让绿谷稍微松了口气。

“好乖好乖。”他夸奖着,然后伸出手去顺着小猫身上细白蓬松的毛发,突然他看到小耳朵后方那雪白的绒毛突然直竖了起来,绿谷轻轻地触碰了一下,小猫一个激灵猛地跳开,往后跃了几步的同时还乱挥了一下小爪子,警惕的模样让绿谷有些受伤。是他揉得力道不对吗?但是他之前用手机查了好久的啊……

刚才不是还很乖巧地枕着他吗?他有些沮丧地看着小猫一步一步走远,身躯泛起了一阵粉红。它站在绿谷的书桌下,抬着脑袋一直盯着上面。绿谷瞅了一眼自己的书桌,都是他之前没有做完的英雄笔记。

“那些可不能碰的。”他走过去把小猫抱起来,轻声安抚着,“那些可是很重要的东西。”

小猫突然喵喵叫了起来。绿谷苦恼却很坚定地摇了摇头。他把小猫放在地上后,把书桌上的笔记全部整理起来放在书架上。一边整理着,他还一边对着小猫说:

“有一本还是轰君的。轰君一直都在成长,非常的厉害,估计这本笔记还要做很久吧……轰君很强也很聪明,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他帮助了我很多。我很感谢他。”

一下子,他的语气变得低落起来。

“说实话,好像他家里人也不知道轰君的去向。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了,最糟糕的可能就是轰君被某个敌人绑架了……但是完全不明白对方绑架的理由,如果是为了威胁的话直到现在也毫无动静却也说不过去。据说也有职业英雄出动去寻找了,好像也找了一个晚上也没有任何线索。……如果我能帮上一点忙就好了。”

小猫突然发出了像是撒娇一样的温柔的呜咽声。

不知何时,它小步地走了过来,温顺地窝成一团靠在绿谷的身边。

“没关系的。轰君一定会平安回来的。……总感觉,你真的很有灵性呢。”

绿谷挠了挠它的下巴,猫咪习惯性地轻柔地舔咬了一下绿谷的手指,在舌头碰触到指头的那一瞬间,它突然定住一动不动了。

像是感觉到忍无可忍的样子,猫咪突然从他怀里跳出来退后了几步。

……现在猫咪情绪都这么多样化吗?绿谷实在不懂,还是说是因为发情期来了什么的吗?

“喵——”

猫咪直直地盯着他,发出来一声绵软的喵呜。

“是、是困了吗?”绿谷吓了一跳,他小心地看着猫咪,迟疑地说,“那我们去洗澡吧?睡觉之前一定要洗澡才可以。”

“……”

“还是想上厕所?”

猫咪的耳朵耷拉得更下来了。

“……那我们先去洗澡吧?”绿谷把它抱起来,猫咪没怎么反抗地接受了绿谷的怀抱,这让他感到有些欣慰,“我先去浴室开一盆热水好吗?……我也要洗一下才行呢。”绿谷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一阵猫咪的味道,衣服上还有一些白色的绒毛。

他把那些绒毛拍了下来,有些庆幸地想着,幸好这只猫不会就在这上厕所什么的,把房间搞得乱七八糟。



把猫咪放在热水里的时候,它一直都很乖顺地让绿谷帮它清理着。时不时摸到舒服的地方,它还会发出咕噜噜的声音来。非常可爱。

本以为对方会激烈的挣扎着,这么出乎意料的乖顺让绿谷很惊讶。

不过当然这是好事。他把它抱在怀里。那些柔顺的、湿哒哒的绒毛软绵绵地紧贴在小猫身上,偶尔会有水珠滑落,绿谷用毛巾认真地擦拭着那些毛发,小猫很安静地蜷在绿谷的怀里,一动不动。

是困了吧。绿谷心想。

绿谷将一条毛毯铺在床上,然后小心地把猫咪放在了那条毛毯上。把猫咪抱在怀里睡觉的时候,对方毫无反应,根本不像昨晚那样不停把自己缩成一团蜷在他怀里,仿佛都变了一只猫一样的。绿谷只能把原因归结为小猫刚洗过澡心情不大好,想要自己的主人赶紧回来陪着它。于是他拍着小猫的背,安抚着:

“没事的。轰君很快就回来了。”

猫咪的身体变得放松起来,它眨着眼睛,然后把自己的身体埋在了绿谷温暖的怀抱里。

那双异色的眼瞳总是让绿谷忍不住想起轰来。他想象了一下轰逗着小猫咪的模样,觉得那个场景一定非常可爱。说不定还会露出微笑来,摸着猫咪的下巴什么的。

…………不过,他到底在哪里呢。

像是感觉到他失落的心情,小猫咪把柔软的肉垫搭在他的手上。软绵绵的触感令他感到很温暖。

“晚安。”

绿谷把猫咪轻柔地抱着,感受着那小团子毛茸茸的软绵触感,闭上了眼睛。


大概是过了很久了。绿谷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搭在自己的脸上,让他有些呼吸困难。他迷迷糊糊地,勉强地睁开了双眼。一张放大的好看的脸出现在他的眼前,他半眯着眼睛,往前凑了凑,辨认出来是轰,心想着,原来自己还在做梦啊。

他打着哈欠翻了个身,手在被窝里到处乱摸着,想找到那个熟悉的小毛球,但是半天都没摸着。

“……哎?”

绿谷一下子精神了。

他突然地爬起来,揉了揉眼睛,惊愕地转过头去。

躺在他对面的轰微微睁开双眼来,露出睡眼朦胧的带着茫然的呆萌神色。那样相似的表情一下子让绿谷想起了一个很熟悉的小生物……当他考虑着要不要掐一下自己的脸的时候,对方很冷静地开口了:

“早上好,绿谷。”

“……………………早上好。”

他艰难地回复着,只觉得头晕目眩,差点要昏过去。



“所、所以,那只猫咪原来是轰同学?”

饭田愕然地张大嘴。他扶了一下滑落下来的眼镜,表情不敢置信地看着一边还很淡定地在吃荞麦面的轰焦冻。

绿谷出久差点哭出来。他埋着头不敢去看对方。他只觉得面上发热的要死……他居然喂轰同学猫粮!而且还之前还把他扯在热水里洗澡!还揉着他的下巴顺他的毛……还拿着逗猫棒逗他玩儿。他恨不得把自己埋到地里去。他应该早点发现的!而且他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轰同学的房间里都没有逗猫棒和猫粮什么的,怎么可能会养猫呢……

“应该是不小心中了别人的个性吧。”轰开口说,“等我意识恢复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变成猫了。估计一开始是连作为人的记忆都没有的,后来才逐步地回复,然后才慢慢地变成了人。……这两天真是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至少不是被敌人掳走就好。”饭田露出安心的神色,“而且现在也恢复原状了。”

轰轻轻地点了下头。他瞥一眼坐在他一边低着头吃着炸猪盖饭的绿谷,低声说着:“还有绿谷。谢谢你。”

绿谷差点一口饭喷出来。

“不不不我都没有做什么!”绿谷慌张地转过头,“不如说还做了一些很丢脸的事情……”

轰沉默了一下。随后,他露出有些奇异的表情。

“……被那样挠的确很舒服。虽说我也想保持着身为人的习性,但是最后还是屈服了。看着逗猫棒也忍不住想凑上去,被挠就会发出叫声,成为猫后的那些习性真的很难抵抗。”

“真、真是辛苦你了……”

绿谷有些同情地说。他望着轰的表情,一下子想起那只可爱的小猫咪,有些怀念地伸出手来拍了一下对方的脑袋,很轻地挠了一下他的下巴,轰也很理所应当地蹭了一下他的手,喉咙里还发出一声软蠕的喵呜声。

……突然,他们一下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倏地转过了身,一个忙着吃炸猪盖饭,一个低着头冷静地吃着荞麦面。

饭田:“…………那、那个。”

把空荡荡的碗摔在桌上,绿谷镇定地说:

“那个,轰君也吃完了的话,差不多就走了吧?”

“好。”


饭田:“???”

他手里还端着一大碗饭,懵逼地看着两人一同离开的身影,目瞪口呆地呆坐着毫无动静。


END


评论(25)

热度(421)

  1. 下页※海贼迷ASL♥珊Sprit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