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te

混乱邪恶

【胜出】奇耻大辱

奇耻大辱,真的是奇耻大辱。


小,小胜,你要不要喝点什么?

对面的幼驯染声音都在发抖,他手里捧着个杯子低着脑袋眼睛都不敢往这边看,唯唯诺诺的样子看了就来气。爆豪把袋子放桌上,回了句随便你,心想着如果不是那老太婆硬逼着自己来道谢他是死都不会过来的,他真是受够这人傻不拉几的模样。

那你等下,我去给你倒杯茶吧?

爆豪看着那绿色卷发的少年露出松了口气的样子,拿着茶杯小跑着离开他的视线,心头冒出点愤恨起来。就是这家伙,看起来懦弱又没用的无个性废柴,突然某一天拥有了强大的个性,然后开始奋力地追赶起他,本以为永远只能呆在起跑线的人却逐渐逼近了他,让爆豪感到愤怒。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

关于营救自己的那个计划,爆豪也多多少少从切岛那里听说过一点。这个计划是绿谷想的,呼唤爆豪的人也是他所决定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切岛还拍了下他肩膀,说绿谷真了解你啊!不愧是幼驯染!

爆豪只想和绿谷打一架。

从小到大便是如此。那家伙总是会自顾自地缠上来,就算掉着眼泪也一直跟在他的后头,家里记着的英雄笔记本也堆了满满的一个箱子。绿谷当然了解爆豪,他观察了爆豪这么久,他知道爆豪的个性是什么出招时的习惯是什么还知道他喜欢吃什么……

可爆豪不知道,他也懒得在意这些。结果某天,这个原本一直跟着他的废柴一下子就要跑到他前面去了!他甚至还救了他。

奇耻大辱。爆豪感到心烦,如果当时呼唤他的人是绿谷,爆豪一定不会选择伸出手,他无法接受自己被绿谷所援救的这一事实,可恨的是就连这点绿谷都看透了。


给,给你,小胜。

绿谷回来了。他把茶杯往爆豪那里推了一下,低垂着眼睛担惊受怕的样子让爆豪的情绪更烦躁。他接了茶杯一口气喝了下去,辛辣的味道让他微微眯起细长的眼睛来。

面前的绿谷就露出一点温吞的笑容说,我加了点芥末,小胜你应该会喜欢吧?啊,说起来,之前妈妈给我买了点鸭翅,有点辣我也吃不大下去,你要的话带回去一点吧。

抓着茶杯的手指倏地握紧,爆豪额头上甚至爆发出青筋来。

好烦。好烦好烦。

小小小胜?!冷冷冷静这是在我家里!

对方惊慌失措,挥着手满脸冷汗的样子看上去蠢得不行。就是这么一个家伙,懦弱的连眼睛都不怎么看直视他的人,以前只会哇哇大哭的人。那个阴阳脸愿意与他全力对战也不愿意对爆豪出全力,欧尔迈特对这家伙也很关心和在意。爆豪感到可恨。

他很弱吗。不,他很强。从开始他就是很强的。他可以成为最强。

爆豪上下打量着绿谷,那锋利凶狠的眼神让绿谷禁不住发抖起来。一头乱七八糟的绿色卷发,细小地经常含着眼泪的绿色瞳孔,还有那又白净又瘦弱的的身躯,弱者的模样。原本白嫩的手指此时也看得到一些浅浅的伤痕,爆豪的眼神定格在那里没动,这双手经常受伤,就因为那奇怪的个性。那种损敌一千自伤八百的个性到底是怎么回事,爆豪才不信绿谷说的突然变异出现的鬼话,这家伙越来越大胆甚至还敢骗他,不过爆豪没去戳穿他的谎言。迟早他会知道一切。

怎么了吗?

对方小心翼翼地望着他,于是爆豪就收回视线,冷不丁的说:

我回去了。

这这么快吗?!啊,那,那个礼品袋帮我谢谢阿姨!

爆豪直接转身就走,绿谷受宠若惊地呆在那半天,又突然小跑着上来,爆豪听到脚步声,转过头,看到带着点雀斑的绿发少年有些胆怯地说着:我送你吧小胜?

不要。

我,我也是顺便。刚好我也要去那里。

拙劣到至极的谎言。这家伙脑子里装着到底是什么?明明战斗起来还稍微有点样子,结果说话的时候就这幅怂样,爆豪径直走出去,绿谷呆在那又害怕又不安,他觉得今天的爆豪有点过于安静,他实在放心不下,于是也换了鞋跟着他出去。


两人并肩走在街道上。阳光把地面烤得发烫,微风和煦偶尔夹着点花瓣飞扬。绿谷时不时偷偷抬头看一眼爆豪。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像小时候那样一起走了,更多的时候爆豪都是远远的跑在前面,而他喘着气追着他的影子向前跑着。如今大家都长高了很多,爆豪比他高了整整一头,他紧抿着嘴唇,狭长的眼睛半眯着看向前方,手插进兜里,一幅烦躁的模样让他又不敢说话。

说到底他也不知道说什么,说是幼驯染,但是哪有关系这么不好的幼驯染?他稍微有点羡慕切岛可以平常地和爆豪对话。

你看什么,烦死了。

啊啊啊对不起!

爆豪斜斜地看他一眼,对方用手埋住涨红的脸,蓬松的卷发被炙热的阳光照射的稍微有些反光,一幅窝囊的样子让爆豪生气,他死活想不通为什么这家伙可以打败自己。

废久。他突然出声,吓得对方松了手。

怎怎怎么了小胜?

他抬起头,语调在发抖,眼神却很明亮。

……为什么要救我?

问出口时他才觉得是废话,更加愤恨地握紧了拳头,只觉得自己脑子进水了才问出这么一个毫无价值的问题。他当然想象得到对方的回答,因为小胜是我的朋友因为我是个英雄英雄的本质就是多管闲事因为……各种罗里吧嗦积极向上的正能量理由,反正他就是这样的人,当时救了丽日救了饭田……还有他。当时他被敌人掳走时那个毫无个性的蠢货哭着却扑了上来,说,因为你露出了一幅求救的表情。我没法置之不理。

开什么玩笑。他爆豪胜己不需要。

因为我需要你。

他轻声说。

爆豪停住脚步,转过头去。比他矮着一个头的幼驯染露出像是要哭的表情来,开口的声音轻地仿佛像是雾气一样慢慢地散开。

阳光把眼前照得明晃晃的混成一片模糊的颜色。


你们已经呆在一起足足十多年。他跟着你,望着你不停向前奔跑的身影,你是他的第二个憧憬。你和他同一个幼儿园一个小学一个初中一个高中,彼此的人生轨迹缠成一团像是个再也解不开的圆。你乐得自在,扔掉他的英雄笔记嘲笑他的无个性,不去考虑这些会给他带来什么后果,你也没想过自己的消失会让他多害怕多不安多担心。你以为会一直这样。

但是你没想到不知不觉他已经追了上来,你感到心慌,感到愤怒感到不解。这怎么可以,你要变得最强,你怎么可能被他给超过呢!

你看向对面的人。他还是那幅样子,又怂又蠢,身躯还在颤抖着,细小的眼睛里却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就这样的人——你不甘心,却又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出色的英雄。多管闲事的英雄。


爆豪没有说话。他的幼驯染望着他的表情,身体抖了一下,又期待又害怕的眼神看向他。像是从前那样。

闭嘴废久。

半天他挤出这几个字来,然后转过头加快了步子向前走着。可能是错觉,绿谷看到他的耳根子稍微有点红,他绷紧了脸,硬邦邦地说:


……在我彻彻底底地把你打败之前,你也别给我那么轻易地败在别人手里。


END

评论(14)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