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te

混乱邪恶

【轰出】adventure

如果你要冒险的话,请务必做好吃苦的准备。

首先要与凶神恶煞的青梅竹马进行一场必输战,随后带好母亲所准备的便当和战斗服,经历了让人痛不欲生的可怕训练,从崇拜的NO.1勇者那里获取到了自己的能力,把职业上的平民改为勇者后,再从新手村出发前往更为广阔的世界。

当然,请千万别忘记,在冒险开始之前先挑选几个合适的伙伴。例如,擅长漂浮的魔法师,行动敏捷迅速的骑士,还有……骑着白马的王子殿下。


*


“你是绿谷出久,对吧。”

身着华丽衣服的白马王子长相帅气声音清冽,他居高临下地注视着还没有反应过来地、呆呆地站在那里的勇者,掏出了剑,锐利的剑尖倒映出绿谷那张满面懵逼的脸,语气平静地说:

“和我决斗吧。”

“…………哎?……哎?”


从剑鞘里拔出剑的时候,绿谷还在想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接受对方的战斗邀请。

丽日和饭田都在劝他拒绝,他自己也觉得拒绝才是正确的做法,毕竟对方可是那个很有名的安德瓦的儿子,装备和道具看上去也比他高级得多,与他有着绝对的实力差,但是偏偏自己的头不受控制地点了点——以至于现在两人站在一片空阔的平地里,即将开始着他们的决斗。

“小、小心啊小久!”

娇小的少女魔法师在一边为他加油,饭田皱着眉头不安地望着他。绿谷握紧了手中的剑,深呼吸一口气看向面前的人。

没关系的,没问题的。绿谷不停地给自己做着心理暗示,就算是再怎么厉害的人一定有着破绽,自己一定要找出来。无论如何他都想稍微试一下,即使希望再怎么希翼,但是身为欧尔麦特所钦定的继承人,他绝不能如此丢脸地选择认输。

正当他不停地在思索接下来该使用什么战术的时候,轰突然出声了:

“你……可以拒绝的吧。”

绿谷吃惊地抬起头,一下子跌入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瞳中。

“为什么要接受?你觉得你会赢吗?”

绿谷涨红了脸。这种话听上去像是在挑衅一样,但是从对方的表情与语气看来,轰似乎是的的确确的疑惑于这个问题。

“至少也要试一下——唔!”

他吃力地举起剑来,阻挡住对方突然袭来的攻击。

两支剑迸发出清脆的响声,让他一时感到耳鸣。绿谷后腿几步站定,警惕地举起剑来紧紧地盯着轰的一举一动,同时小心翼翼地移动着。

好灵活……剑术也非常高超。

“我的父亲是安德瓦,你可能也听说过。”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开始了解说模式,他错愕地看着轰一边述说着一边挥动着剑逼近了他,不得不狼狈地闪躲着,“那个家伙,可能作为勇者而言他是合格的,不过作为父亲他真是糟糕透顶。他一直……执着于那位传说中的勇者欧尔麦特,毫不关心母亲,只是纯粹为了自己的目标而抚养训练着我。”

滋啦一声,闪过的火花差点让绿谷失神。他喘了口气,一边听着轰的叙述一边躲避着对方犀利的攻击,轰看上去一点都不疲惫,呼吸平稳,那样子的的确确让他产生了一点挫败心理。

“所以,我想打败你。”

他低声说着,剑尖指向了绿谷。

“用自己的力量打败身为欧尔麦特所钦定的继承人的你,证明给那个混蛋看。”

话应刚落,剑应声而下,绿谷侧身一滚,剑刺入了他旁边的草丛。

好厉害。

绿谷甚至没有擦汗的空隙,汗水不停从他的面颊上滴落,他不甘心地抓紧了剑,心头冒出一点不甘心来。

总有些东西是一时之间没办法超越的,即使付出了再怎么艰辛的努力,也不可能从最后一名一跃成为第一名。更何况对方明显也是非常努力的人,而且还有着那么出众的天赋。

“不使用你的能力吗?”轰的语气显得游刃有余,他把剑拔了出来,转向绿谷那个方向刺去,绿谷身子一缩,“欧尔麦特赐予给你了很强大的力量吧?”

怎么办。怎么办。快动起脑筋起来。

绝对不能一味地闪避了。他一定有什么空隙的,仔细观察。

“……欧尔麦特说,勇者不是指强壮的、优秀的人,是指有勇气的人。”

轰抬起头。绿谷把剑对准他,脸颊上的汗水一滴一滴滑落,双眼像是太阳那般明亮。

“虽然我并不优秀,可是他也选择了我。所以我……想去回应他的期待。”

绿谷咬紧牙,狠狠地把剑投了出去,在对方下意识的被剑所吸引的同时,他冲了过去,拳头包裹着凛冽的气流袭了上去。

“所以,这就是我接受你对决的理由啊!”


*


……虽然说出了那么帅气的话,但是结局还是意料之中地输了。

绿谷有些挫败地想。一边丽日正小心翼翼地为他缠上绷带,手臂上缠上了一层又一层,她还细心地打了一个可爱的蝴蝶结,系好后露出一个稍微安下心来的笑容:“好啦!那,现在小久还会觉得痛吗?”

“啊,好很多了!谢谢你,丽日桑。”

“没事的~说真的,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明明被打成那样小久你居然还死不认输的,被对方一直打到晕过去才结束哎!偶尔也稍微注意下自己的身体吧?你这个样子看来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行了……”

“……对、对不起。”

绿谷干巴巴地笑笑,叉着腰的丽日望着那样的笑容,又露出无奈的表情。

“算啦算啦——反正说了小久肯定也不会听。你饿了吗?我去外面拿点吃的吧?”

“不用了……我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

“真的吗,可不要逞强呀!”

“真、真的没事的,安心吧!我很快就会恢复的。”

又让伙伴担心了……绿谷沮丧地想,他真想变得更加厉害,不要总是让关心的人担心着自己,那样的话也不能称作是一个合格的勇者吧?有时候绿谷都有些嫌弃这样的自己。看着丽日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自己的视野,他才松了一口气,低下头来去查看自己的伤口,稍微碰到了一下后就立刻毗牙咧嘴地发出吃痛的声音——还真的是很严重啊,不过,虽然挺疼的,不过他也稍微感到有些开心。

轰君使出了全力啊。


“没事吧?”

“没事——哎?”

绿谷讶异地抬起头。轰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旁边,微微低着头面无表情地望着自己,看到那样的眼神,一下子他有些局促起来……要知道面对不久之前才把自己打趴下的人,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呃……轰君果然很厉害——唔啊啊!”绿谷挠了挠自己的脸颊,露出腼腆的笑容,就见轰突然到他跟前,低了脑袋凑近他,近到绿谷都看得清他脸上的毛孔,他的脸顿时一下子红了,有些慌张地叫了起来,“怎、怎么了吗轰君!”

“……你还真是个奇怪的人。”

轰看了好一会,才说出了这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哎、这,”他尴尬地说,“这是夸赞吗?”

“明明只要认输就够了,却还自顾自地说出那种挑衅一般的话,”轰的口吻带上了一点隐约的懊恼,“搞得我到后面也忍不住认真起来。”

绿谷想轰是不是有时候不怎么听别人话自说自的……

“那个……轰君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呢?”

“至少等到你伤好了吧。”

绿谷惊讶地看着他,轰的表情淡淡的:“毕竟你的伤是我弄出来的,我要负责才行。好歹你也是欧尔麦特所选出来的人,他选择你,也是有他的理由的吧。……虽然我也隐隐约约有意识到了。”

绿谷囧了囧,犹豫了好一会,他才说:

“轰君也很喜欢欧尔麦特吧?”

出乎意料地,对方很干脆地就承认了。

“对。我小时候也一直想着要当一个欧尔麦特那样的勇者……所以刚才与你对决有一部分也是因为挺不甘心的,毕竟是你成了欧尔麦特的继承人。”他说这话的时候甚至直接坐了下来,绿谷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很惊恐,于是轰的眉头不易察觉地微微皱了一下,“……怎么了吗?”

“你、你就这么坐在地上吗?”

“?”

绿谷以为王子殿下都不可以坐在地上的!都是又高贵冷淡又优雅的那种,就和童话故事书里的一样,结果现在看上去轰比他想的平易近人一些……

“说、说起来轰君为什么会出来冒险呢?”绿谷赶紧转移话题,不过他也的确稍微有些好奇。丽日的理由是打败魔王得到奖金赚钱,饭田的理由则是想得到历练成长为一个优秀的骑士,不知道轰君的理由会是什么呢……

“啊,纯粹不想见那个混蛋老爹罢了。”

……简直直白到不知道如何反驳的理由。绿谷想。

不过……想起刚才轰的叙述,绿谷的心情稍微有些复杂起来。轰君一直以来,应该是非常的辛苦吧,他想起刚才轰所说的话,说不定,他是稍微有些羡慕自己的,羡慕自己是欧尔麦特的继承人。这让绿谷更加倍感压力。他必须要变得更强,足以担当这个称号,决不能给欧尔麦特抹黑。

正当他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丽日和饭田的声音。

“就是这边医生!”

他顺着声音困惑地看过去,看到饭田扶着一位老奶奶慢慢地走到了自己面前。一下子绿谷的身体就僵了。

“医生!就是这里!”

“喔喔……好的……”

满面褶皱的老奶奶扶着拐杖,凑近了绿谷,浑浊的眼珠子上下打量着他,直把绿谷看的不自在。他一边瑟缩着一边有些心塞地想,他们哪儿的钱去请医生,个个都是刚出新手村的人啊……

“以后可不要再乱发动能力啦。”老奶奶说,“这样下去,以后可能就没办法握住剑了喔。”

听到这句话,丽日向他投来担心的眼神。

“……啊、是。对不起。”

他小声地回应,见老奶奶举起右手放在绿谷的额头前。一阵温暖的感觉从手心渗入毛孔,绿谷有些舒服地眯了下眼睛,感受到浑身上下的疼痛逐渐变得舒缓起来,意识仿佛沉浮在海绵中晃晃荡荡,一时间让他的眼前稍微有些模糊。

“好啦。这样会加快你的治愈速度……不过也只是加快而已,并没有完全愈合,这一阵子还是多注意你的身体吧。”

“是……谢谢您。”

饭田也深深鞠了一躬:“谢谢您!等会我把您送回去吧。”

绿谷回了神,他甩了下脑袋,忍不住碎碎念起来。他还在担忧着钱可咋办,这哪儿来的钱去教医疗费啊……就在他忧郁不已的时候,轰居然十分淡定地叫住了那位医生,在绿谷震惊的眼神下,他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个装满了小金币的小袋子,递给了老奶奶,“这个给您。”

“喔喔,谢谢啦。”老奶奶眯起眼睛笑了笑,表情一下变得慈祥很多,“以后受了伤也可以找我啊。啊,对了,我带了点糖,这些给你,你们分着吃吧!”

轰从善如流:“好,请您一路上小心。”

望着轰的身影,丽日的表情突然变得非常沉重。她捅了捅绿谷,在绿谷困惑的眼神下,低声说:“小久,要不然让他加入我们的队伍吧?”

“咦?!!”

“反正他现在也是一个人嘛!小久也挺希望的吧?就邀请一下吧?”

可是这种话要让我来说吗!

绿谷涨红了脸,要知道今早他们两个还打得你死我活的啊!

魔法师压了下帽子,帽檐底下眼睛乌溜溜地转着,嘴边露出个有些促狭的笑容来:“我觉得,小久说不定会和轰君成为非常好的朋友呢,你晕过去之后他也显得非常紧张,所以没问题的!那我先出去陪饭田君送一下那位老奶奶喔,加油喔!”

“就算你这么说……”

看着丽日挥着手离开的身影,绿谷只能把话都憋了回去。轰瞥他一眼,问:“怎么了吗,有哪儿不舒服吗?”

“呃……好很多了!”绿谷还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表示自己真的没有问题,“谢谢你!”

轰不大介意:“没关系,这点钱我有很多。”

……不愧是王子呢,绿谷想。

所以,这种人真的会选择和自己一起冒险吗。没他强没他有钱也没他帅……不行,总感觉这么想下去更加悲观了。

他吸了一口气,有些紧张地问:“轰君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

轰思考了一下,回答:“大概是想随处游历吧。”

“那、那既然如此、”他差点咬到舌头,结结巴巴地说,“既然如此,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冒险呢?”

面前的人终于浮现出了一点别的表情。带着一点惊讶的,眼睛稍稍睁大了一点望着绿谷,一下子绿谷觉得尴尬的不行,果然突然提出这样的请求很突兀啊,又没公主又没宝藏也不能组团去殴打他爹,他拼命地想着该说点什么来扭转这尴尬的空气时,轰突然开口了,声音沉静薄凉:

“……请让我考虑一下吧。”


*


说实话,一开始的轰的确对于绿谷出久是毫不在意的。

据说用着的能力是那种损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而且见到本人后也瘦瘦弱弱的看上去不堪一击,唯一值得注意的便是,对方是欧尔麦特的继承人——这一点。所以就想打败他,有一部分是因为那个混蛋老爹的缘故,还有一部分,就是因为羡慕着对方的原因。

轰向往着成为勇者。

在他人陷入危机时不顾一切地挺身而出的、帅气的勇者。

而绿谷看上去就是个不正常的勇者。明明都下了那么重的手,却还是固执着没有选择认输,这让他稍微有些烦躁。为什么还不认输……一边进攻的时候他一边在心里想着,明明只要点个头就好了,实力的差距也很明显了吧,到最后自己也忍不住有点生气起来动了真格。

当对方晕倒的时候,魔法师突然冲了上来,而骑士则阻挡在他的面前。

“请、请不要再打了。”魔法师颤抖着,却很坚定的说。

对方躺在地上,伤痕累累的样子让人触目心惊。轰这才想起,对方每一次使招数的时候自己也会受到反噬……太愚蠢的进攻方式。

“小久他是非常出色的勇者。迟早有一天……一定可以打败你的。”

他看着魔法师和骑士搀扶着那人缓慢离开,心想着,自己这样看上去是不是有一点像反派啊……


搞不懂的家伙。让人感到奇怪。


轰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感到烦躁。对方醒来时露出来的笑容傻气却又灿烂,似乎真的对于自己受的伤感到毫不在意,这个人是不会痛吗。

“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冒险呢?”

轰完全没想过这个问题。他不喜欢和别人一起行动,不想玩什么过家家的友情游戏。

但是望着对方那双深绿色的瞳孔,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轰摸了摸自己身下的马,雪白的绒毛从穿过他的指缝间,他眯起眼睛望向远方被阳光所照射的泛出波荡来的大海,觉得内心意外的宁静。有点像绿谷的眼睛,他心想,像大海一样很广阔,无边无际的。


“轰君——”

他回过头去。勇者一行人站在下方仰头看着在崖上的他,鼓足了气叫着他的名字,然后冲着他挥了挥手。


……如果能这个人一起的话……大概,会弄明白一些东西吧。


轰做了决定。在绿谷惊喜的眼神下,他拉扯着马从崖上直接落下,随后翻身下了马迈向绿谷身边。

绿谷露出了有点害羞又有点高兴的笑脸。他绿色的卷发在风中晃动了一下,眼神闪闪发亮地像是那一大片泛出波荡来的大海,那双眼装着轰的影子,轰清晰的看到对方眼中那个稍微有些呆滞住的自己。

轰眨了眨眼,摸了一下心脏,说:“嗯……不知道为什么,心感觉像是漏了一拍一样。”

饭田抬了抬眼镜,说:“那我去帮你把医生叫过来吧!”

丽日:“……我觉得好像不是这个原因。”


END


评论(7)

热度(193)

  1. 下页※海贼迷ASL♥珊Sprit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