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te

混乱邪恶

【轰出】无个性的英雄

毫无预兆。

本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班级演练——无论是身为对手的轰还是绿谷出久自己,都是如此认为的。他甚至没有任何感觉,直至对方发动了冰冻的能力,冰块散发着寒气在地上不停爬着蔓延到绿谷的脚边时,绿谷才意识到——

【One·for·All】,突然消失了。



“……可能是、能力的一个过渡期吧?”

再一次进入医务室的绿谷出久被恢复女郎训斥许久之后,才犹豫地提出了自己的个性暂时失去的事情,半晌,对方才迟疑着抛出了这个回答。

“毕竟One·for·all,如果不是使用者的话,他人单纯只是看着也不可能搞明白的吧。”恢复女郎摸了摸下巴,细小的眼睛眯了起来,“或许是你用太多了这个个性,身体暂时还没有跟上来所产生的副作用——也有可能心理因素?这段日子,你休息一段时日好了。”

“休、休息?可是我——”

“下次再受伤我可是不会让你进医务室的。”

绿谷一噎,半晌,有点艰难地询问:“那个……也就是说……也有一点可能,我——我可能、没有办法使用它了?”

“那只是极小的概率而已……不过,这说不定也是好事啊。可以当作休假好好休息,老是在医务室里看到你我也烦啦,下次好歹给我晚一点再进来啊!说了多少次你再受伤之后我可是没办法的,好好照顾一下自己啊!”

恢复女郎把她那根巨大的针管用力地在地上敲了一下,绿谷抖了个下,嘴唇嗫嚅着发出晦涩含糊的回应。

“……对、对不起!”


扶着拐杖吃力地从医务室出来后,绿谷毫不意外地看到了蹲守在医务室外的轰。对方少见地皱着眉头,表情显得稍微有些沉重,见到绿谷后,他稍微有些担心地问:“脚没事了?”

“过几天就会好啦。”绿谷佯装轻松地说,“说先让我回宿舍休息一下……轰君不用在意的!真的没什么。”

“对不起。”

轰谨慎地打量着绿谷的右腿。虽说当时只是一场演练,不过轰是非常认真用了全力去面对的,当然当时的他也相信面对那样的冰冻绿谷可以轻而易举地打破,但完全没想到绿谷会整个人呆滞在那里,就这么完完全全地承受了下来——“说不定除了手,我还有着可以把别人的双腿弄伤的奇怪诅咒啊……”

“噗!”绿谷听到这句话就乐了,他看到轰面上浮现出有点苦恼的显得十分认真的表情,嘴角一下子弯了起来,“……是我自己的问题,我的个性暂时没法用了。可能过段时间就好了吧。”

“个性没办法用了?”轰有些讶异地重复了一遍,“不告诉相泽老师吗,请假一段时间吧?”

“不,这个没关系。嗯……虽说个性没法用是有点麻烦,一些训练计划也要暂时搁浅下来,但是这段时间也可以用来做别的事情,例如假想训练什么的,”绿谷一下子陷入了沉思,“之前关于一些其他个性的记录还没有记完,关于体能的增加也需要从现在开始做起,一直以来对于自己的体能还是暂时有些忽略的,学习方面也稍微有些落后,唔……”

陷入自我模式的绿谷出久开始碎碎念了起来,轰仿佛都能看到在他头顶上冒出一个又一个挤满了密密麻麻小字的文字泡,没过一会这些文字泡又啪的一声全部碎了,回了神的绿谷紧张地抬起头:

“不好意思!那个,我真的没关系。轰君回去继续自己的课程吧,我这边恢复女郎说会帮我向老师请个假,所以不用担心。”

轰直白的说:“我送你回去吧。如果不是绿谷作为对手的话,我也提不起什么兴致来。”

“大家都很厉害啊?”绿谷错愕地回复。

“……并不是说实力差距什么的。”轰有点困扰地反驳着,“你是我第一个、我是说,你让我产生了那种想全力去战斗的、去打败某个人的想法——不仅仅是战胜混蛋老爹——这样的人。而且,你本身也很强大。”

“……那也只是因为个性吧。这种……”

他的话刹然而止。

轰微微一怔,露出稍微有点古怪的表情,有些不可思议而又困惑地望向一下子沉默不语的绿谷。

“…………抱歉。说了点奇怪的话。请让我一个人先走吧。”



他所拥有的个性是多么强大,绿谷本身是最为了解的。

但是如果……如果这种个性是赋予给更有能力的人的话——



这个想法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早在体育祭与轰对决的时候,绿谷就考虑过这个可能性了。与他不一样,如果One·for·all继承给轰君这种具有强大特殊的双重个性的人,想必一定会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

但即便如此,他也自私地庆幸着,幸好最终欧尔麦特选择的人是他。无论是因为从他的身上看到了过去无个性的那个自己的影子也好,还是其他原因也好,总之,是他获得了这份个性,是他成为欧尔麦特所钦定的继承人,进入了这所雄英学院,拥有了能成为英雄的可能性。

……毕竟,无个性是不可能成为英雄的嘛。

但是现在。

绿谷垂下头来,望向自己的拳头。他的双手布满细小的伤痕和厚重的茧,那是他过去一次次地运用自己能力所造成的,不过到了现在,这一切已经毫无意义了。

为什么会突然失去自己的个性?他又恐慌又害怕,没了个性的自己怎么可能继续当英雄,继续在这所雄英高校学习?

欧尔麦特已经没有时间了。他必须再快一点,成长地再快一点,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失去了自己的个性。

难以言喻的焦躁让他大脑都僵化起来。他知道他还有别的事情可做,他刚才也计划了很多,假想训练啊,英雄笔记啊,他还可以做很多事情,这些也都是他擅长的,是他没有得到这份个性之前无数次地重复着的举动——One·for·all到底什么时候会回来呢?原因到底是因为什么,有没有可能是被别人偷走了呢?

他徒劳地思考着,拖着自己的双腿慢慢地向前挪动着。

先从能做的事情开始做起吧。他勉强聚焦起糊成一团的思绪,按照目前的身体状况也不适合做什么体能训练,要不整理一下自己的笔记好了,有些地方已经需要做出一些更新和改善了——


“不打算回宿舍吗?”

绿谷脚步一滞,回过头去。轰站在不远处注视着他,语气平静,一下子他感到了一点尴尬——这让他的耳朵稍微红了一点。

“……那个,轰君,这样算是旷课吧?”

“反正也快下课了。”

“呃、我真的没关系——”

“英雄的本质是多管闲事,是吧?”

“……”

绿谷出久哑口无言。

“你今天很奇怪。”轰开门见山,“不。你最近也是,一直都很焦虑,是因为欧尔麦特吗?”

他张了张嘴,过了半天,又轻轻地摇了摇头。

个性的事情无论如何也是不能说的……绿谷偏过脑袋,羞愧感让他心口发烫。他感到有些不甘心,脚踝处传来的痛楚隐隐约约地传达至神经,带来麻麻的刺痛感。

“…那是因为个性的缘故吗?”轰问,“仅仅只是个性暂时消失了而已……你很难以接受吗?”

注视着对方的双眼,绿谷一下子感到有些心虚。与体育祭的时候大不一样了,如今的轰显得温和许多,对他的语气平静却很真诚,他只能慢慢地,低着嗓子轻轻说:

“我只是觉得需要快点才行。我还不够强大……我需要快一点。而且,没有个性的话,那就不是一个英雄了吧。”

糟糕……糟糕。绿谷觉得自己好不争气,他不想抬头,他想自己可能是有点嫉妒轰的。如果曾经是无个性的他,绝对不会产生这种心情,但是现在,他真的很不甘心。如果自己天生也有个性的话,他相信自己绝对不会比别的人差,他一直都是一个努力家,而且他从来都不笨。

轰语气不解:

“就算没有个性,你也是个英雄。你是天生的英雄。”他加重了语气强调,看到绿谷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来。“就算大家都阻止你了,你的能力也没有那么强大,但你也会拼着自己的命去保护别人……这还不够吗?”

“但是那是因为我有个性……”

“没有个性你就不会去救了吗?”

“……”

“我从来都不觉得绿谷你很弱。”对方一字一句地说,“不仅仅是个性强大……那只是一个因素。除了个性之外,你本身头脑也足够聪明。只要有人遇到危险你就冲了上去、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全,……说实话,这挺令我苦恼的。因为我不希望你老是受伤。但是不可否认的,你是非常出色的英雄。你拯救了很多人。”

轰望着绿谷的眼睛,那双眼睛虽然细小却含着一点点微弱却又明亮的光,干净透彻地倒映着轰的模样。他直直地看着绿谷,重复了一遍:

“你一直都是非常棒的英雄……像欧尔麦特一样。”


视线变得模糊了。

丢脸的不行。本来就知道自己是个无药可救的爱哭鬼,但是这种时候也是想说出一点匹配英雄这个身份的发言来回复对方的。绿谷匆匆忙忙地用手擦去眼角的泪水,眨了眨眼睛,看到视野由清晰变得模糊起来——那张线条变得朦胧的脸蛋露出一个有些温柔的、让他忍不住心跳的表情。

啊啊。自己并不是因为有个性才成为英雄的,正是因为想成为英雄,才被欧尔麦特选中,才拥有了个性——

为什么会忘却这份纯粹的、只想守护别人的心情呢?

就算没有力量,他也想守护别人,如果时间再重来一次,就算欧尔麦特不会出现在现场,绿谷也会再一次冲上去想拯救爆豪,即使那或许一点用处都没有,简直可笑到令人发指。

他抬起红肿的眼睛,轻轻的说:

“……就算、就算以后我一直没有个性,我也不会放弃成为英雄的。有点不自量力,是吧?”


轰眨了眨眼睛,平静地说:

“对我而言,就算你是无个性,也是个出色的英雄。”

一直都是。


END


感觉没什么手感啊 试着写了一个稍微这种感觉的轰出……

之后可能会写一个无个性的出久与轰的故事(但是没有个性我觉得轰也会被出久的闪光点所吸引的!)


评论(6)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