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te

混乱邪恶

【轰出】Save(上)

Save(上)


“焦冻、差不多也该考虑好了吧。你可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啊?”

轰焦冻脚步一滞。他迅速转过头,侧着身子便绕过了对方向前走去,一个眼神都没抛给那个男人。男人倒也不恼怒,声音一如既往气定神闲,轰不由得心生烦躁,他加快了脚步,身后男人的声音带着嘲讽的意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你迟早会用上我的个性的,就像这次体育祭的比赛一样。马上你就会知道了,火焰对你而言是必不可少的——哈。马上。”

……啊啊。什么啊,那种那么笃定的自信口吻。令人不快。

我才不会、……绝对不会,变成像你这样的人。



用冷水拍打过自己的脸颊后,轰稍微觉得自己冷静了一些。他出了通道后就直接跑到了观众席那后边的洗手间去,此时外面还爆发着热火朝天的欢呼声与掌声,待在这个狭小而空档的地方的他一下子觉得有些与世隔绝。他有些艰难地用有些僵硬的右手把水龙头给拧紧,抬起头望着镜子中面无表情的自己,半边脸颊上一圈烧焦的痕迹让他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

使用了。虽然心里想着,用冰冻的个性就够了,绝对不能使用那个混蛋的个性,但是面对爆豪精准而又快速的攻击,不得一之下他最后还是使用了火焰的个性——

好恶心。好恶心。居然用了那种家伙的个性。厌弃感不停地翻涌上来,轰靠在墙上,感觉整个身子都瘫软了下来。他隐隐约约仿佛听到了母亲冷漠的声音不停钻进他的大脑里,让他无处可逃:

“好丑陋……你的左半边好丑陋啊。”

“为什么你是那个男人的儿子啊……讨厌。好讨厌。好恶心好恶心——离我远一点——离我远一点!”

“要是没有你就好了……啊啊,怎么越来越像他了啊,为什么啊?”

……可恶。真不甘心啊。好懊恼。好不甘心。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变得更加强大,比那个男人还要强大呢。

轰有些疲惫地偏过脑袋,用手遮住自己的双眼,指缝间漏进一点昏暗的光刺的双眼发疼。


“那、那个……?”

轰下意识地把手就放了下来。他站直了身体,四处张望一番,便听到那个带着一点犹疑的声音再次回荡在厕所里,他眯了眯眼睛,迈着步子向声音来源处走去:

“请问……请问有人吗?那个、我在右边的最里面的隔间里!如果可以的话能——呜哇啊啊啊!”

轰一脚踹开了隔间的门板,尘土飞扬之间他看到一张顶着乱七八糟的绿色卷发的、带着雀斑的脸露出慌张的表情,对方吓得都退在墙上畏畏缩缩地看着自己,拿着手机的手还在不停发着抖——突然间,他的眼睛顿时又变得明亮起来。他一下子也不发抖了,而是紧张地低头看看手机,又看看轰,惊喜地说:

“你、你是那个……轰、轰焦冻同学!对吗!”

轰上下打量一番面前的男孩,在注意到他衣服上大块大块湿透的痕迹后微微地皱着眉头,问:“你是普通科的学生吗。为什么会在这?”

“啊这个……呃、也没关系的。总之……谢谢你救了我出来。还、还有,其实我刚才用手机看了你直播的比赛。非、非常的精彩!居然能把小胜打成那样……真的是很厉害的个性啊。”

“……小胜?”

轰一边活动着酸痛的手,一边出声询问。

“哎、啊啊。就是爆豪胜己同学……我和他是初中同学。”男孩不好意思地挠了一下头发,“那个。我是绿谷出久,是普通科的。……请多指教。轰同学,呃,我可以这么叫吧?”

“随便你。”轰冷淡地回复。他转头眼神没什么焦距地在墙壁上晃荡着,外面的欢呼声不知何时也已经消退了,——他差不多也要出去了吗,想到可能会再次面对那个男人,轰就感到烦闷。

叫做绿谷出久的男孩似乎也察觉到轰的心情不对劲了,他收敛了下表情,小心翼翼地询问:“那个,不需要去医务室吗?我说右手。长时间使用一种能力的话,会冻伤或者烧伤吧?看直播的时候就一直注意到拖到后面轰同学的行动愈发不便了……”

轰有些意外于对方的细心与观察力,他瞥了一眼少年,直白的问:“你一直都这么啰嗦的吗?”

“啰、啰嗦……?!”

看到对方露出大受打击的表情,轰觉得有些有趣。

“说、说的也是……”他嘟哝着,又有些犹豫地看了过来。轰不大理解为什么说个话要这么扭扭捏捏——似乎是想到什么,对方很不安地搓着手不敢去看他——就像这个样子,“你想问我什么?直接问吧。”

绿谷的喉咙滚动了一下,他紧张地望着轰,说:

“可以问一下……为什么要拖这么久,才使用另一边的个性呢?小、小胜他很强,而且自尊心也很强……如果不使出全力的话,是很难战胜的。”

“……”

也并不是什么不能回答的问题。

他早就知道爆豪胜己并不是个容易对付的对手。到现在他的身体还在隐隐作痛。战斗的时候对方也在不停叫嚣着让他使出全力来对战,到最后他也如他所愿使出了自己的全部力量。……当然,他是极其不愿意的。

“为什么……这么厌恶火焰呢?”

“我……讨厌那个男人。”

大概是很想说说关于对那个男人的恨意——轰说出了口。

“你知道个性婚姻吗?”不等对方回复,轰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便是个性婚姻所创造出来的产物。那个混蛋老爹为了得到一个拥有强大潜力的孩子,把我的母亲作为生育工具从而生下了我——他想让我变得更加强大,纯粹只是为了让我打败欧尔麦特。”

绿谷睁大双眼,表情吃惊地看着仍旧在叙述着的轰。

“因此,我不愿意使用左半边的个性。不如说我愤恨着它。……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没有这个个性。”

“可是那已经是你的个性了吧?!既然是这样的话就不要放弃它啊!”

绿发少年冲动而急切地说出口,突然又惊觉自己说了什么,一下子捂住嘴,慌张不安地垂下头来。

“我、我是说,它们都是你的个性吧。如果面对强大的对手仍旧使用单一的个性……那样无论对谁都是不好的,不尊重对手,也可能会带来生命危险……这个样子。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呢!”他的语气又变得焦虑起来,“拥有了个性明明是很好的事情吧、轰同学那么厉害,头脑也聪明,梗应该好好地利用,明明是个英雄,那就——”

“…我说。用不用是我的事情吧。”

轰眼神平静地看着显得有些激动起来的绿谷,但是内心却浮现出了一点不快。

“……哎、啊……啊。对、对不起。是我有点多管闲事了。”

绿谷抬起头来。轰看到对方的脸色显得有些惨白,他露出一个有点难堪的笑脸来——一下子他的心稍微紧了一下,正打算说点什么的时候,就见对方匆匆地低下了脑袋,急急忙忙地就冲出了厕所外——

…………奇怪的家伙。

有些不大理解为什么绿谷最后要露出那样的表情来,又说出那样的话——轰只是沉沉地吐出一口浑浊的气来,说到底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科的学生,一下子他也觉得向对方倾诉什么的实在过于冲动和搞笑……现在想这些也毫无意义,轰摇了一下头后,也走了出去。

他有着属于他要做的事情,有着属于他的目标。

打败那个男人,仅此而已。


“轰少年,恭喜你是这次体育祭的冠军!”

金发的英雄冲他竖起大拇指,笑容闪闪发亮地像是阳光一样。轰低头弄了一下脖子上挂着的奖牌,听到金发英雄充满着感染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非常的厉害,不过,太过执着于打败谁是很难成为出色的英雄的啊!要多看看周边的事物,否则很容易会走错路的喔!多管闲事一下也不是坏事啊,稍微做点别的事情吧,你的个性可是非常出色的!”

他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抬起头。

欧尔麦特伸出手来给了他一个狠狠的拥抱,勒得他脖子有些酸痛——不过他没有说出口。对方哈哈大笑着松开了手,又狠狠地拍了拍他的背。

“加油吧,轰少年!”

他冲他挥了挥手,走向另一边大呼小叫着说着什么下次一定会成为第一的爆豪身边,徒留轰一个人呆在原地低头有些怅然地望着自己手中的奖牌。

……这是错误的吗?

——就算是错误的,他也只能这样如此前进了吧。


他稍微有些忘却,自己最初想成为英雄到底是因为什么了。


握紧了手中的奖牌,轰甩了甩脑袋,把那些回忆彻底丢在了一边。他将奖牌塞回到口袋中,抬起头来,视线在面前的医院上停留片刻后,最终还是转开。

——目前的他还是做不到的。

做不到去面对那个女人……童年时对方温柔的笑颜和声音仿佛还历历在目,轰不打算让自己再想下去了,转过身还是选择离开了这里。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感到烦躁的时候,他便会来到医院前却又迟迟地不进去,仅仅只是单纯地在这里看着而已——母亲大概也不会想看到他吧?他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行走着,嘈杂的人声钻进他的大脑里不停翻滚,黑白色的无声图片一次次地掠过他的脑海里,他抓紧了衣角然后加快脚步。


“那里是发生什么了啊……”

“警察呢?!警察还没来呢、或者来个英雄啊!”

“那个男孩不会有事吧、听说他是自愿过去当人质的……”


轰的眼睛动了一下。他顺着人流方向看过去,不远处与他相隔一条马路的地方正被一圈人包围着。

……发生了什么吗?

他快步跑过去,随便挤开周围的人——那些正骂骂咧咧着的人在看到他后瞬间精神了,似乎认出了他是那场体育祭的冠军,都惊呼着露出安心的表情——没有在意这些,轰终于勉强挤过去,变得空阔的视野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戴着黑色面罩的健壮男人正举着一把枪大声威胁着说着什么,而被他指着的那个怀里的人——正是他最近才见过的、名为绿谷出久的普通少年。轰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注意到他的身体微微发着抖。

“都、都给我让开!”

男人嗓子嘶哑得不行,在他身后几个同他一样举着枪的面罩男恐吓着什么,警惕地打量着四周,另一只手都提着一个巨大的箱子。跟在男人旁边的另外一个家伙还抱着一个吓得都脸色发白的小女孩,小女孩的嘴巴用什么东西给缠住了,那人只是用刀示威地顶着小女孩的脖子,除此之外并没有做什么举动。

……看上去只是普通的犯罪而已,人质是两个,箱子里面大概是现金吧,轰猜测,应该没有携带什么攻击范围比较大的武器……只是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他们就直接带着人质来到大街上,明明是非常不利的举动……

他注视着那男人咬牙切齿的表情,看到他恶狠狠地踢了一下绿谷后,退了下去将自己掩埋在人海里。

……是绿谷做了什么吗,总而言之,现在要想办法解救出人质再说。

虽然知道或许应该更加耐心一点得到更多情报,例如知道那些男人的个性后再做决定——但是那个小女孩已经等不了这么久了。……小孩子的心理防线总是很脆弱的,而且又单纯,很容易做出一些别的过激举动。

他呼了一口气,手指微微蜷缩起来。


“妈的……喂、能不能快点啊!这小鬼头都吓得尿裤子了,靠!”

“闭嘴,这不是已经找到了车吗!要不是这家伙夺走了我们的枪故意开了枪吸引注意力……早就离开这死地方了!”男人烦躁地说,他有些恼怒地瞪了一眼绿谷,“真不知道是疯了还是怎样,为了那小女孩直接就冲上来……没人过来吧?”

这附近的区域他记得是山岭女侠那个女英雄负责的……如果是那个大个子的话应该很容易就发现……他将手枪往绿谷的脖子那里又顶了顶,无论如何一定要趁有人来之前尽快离开……可恶。

“行了就那辆……到时候直接开到一个停车场去爆了轮胎好,然后再跑去我们的车子里!”

其余人都点了点头,正准备前行的时候,突然有个人有些困惑地说:

“……喂、你们觉不觉得,好像有点冷啊?”

“这他妈不重要吧赶紧——……?”

声音戛然而止。

动不了。

动不了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这个想法刚出现的那一刹那他就打算按下扳机,突如其来的寒冷让他惊恐地睁大双眼,却发觉自己的双手不知何时也被冻住——僵硬的冰冷传达至神经,他浑浊的眼珠子里四处张望着,看到自己的伙伴们的双脚都被冻住了,那个抓着小女孩的男人也是被完全控制——

全军覆没。这个词冒出来的时候他觉得绝望透顶。

“啊。是的,没错,地址就是……”

红白相间头发的少年拿着手机走了出来,一下子在现场显得非常突兀。他语气平静地在手机里说清楚了地址后,抬起波澜不惊的眼瞳看向他们。

“都捉到了,嗯。请你们尽快过来吧,麻烦了。”

“开什么玩笑……”

男人表情狰狞地看着少年走过来。什么啊,是怪物吗这个能力?他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直接就把枪给夺走了,然后又走过去将另外一个男人的刀具给夺走后,他有些困扰地叹了口气。

“真是不想使用这个能力啊。”

他喃喃自语着,望着满面胆怯的小女孩。她看上去才三四岁左右吧,眼泪鼻涕都一把的,胸前都湿了一大块。明亮的火焰从他手里迸发出来,融化了那个男人身上的冰块,被灼烧的疼痛让男人尖叫了出来——少年控制着火候,伸出手来一边抚摸着小女孩身上的温度。

小孩子的身体机能还是太过差劲,很容易就会伤到他们幼小而脆弱的身体,他不得不小心一些,以免自己导致对方冻伤或者烧伤。

小女孩先是皱了皱鼻子,紧接着,像是终于忍不住一样了,她抽噎着,然后放声大哭出来。轰有些不知所措,他只能提起小女孩放到一边,然后转过头,随即听到了绿谷的声音。

“轰君、是、是吗?”

他直视着对方,看到对方的脸有些红肿,衣服脏兮兮地沾满了尘土。他有些不确定地询问着,毫无焦距的瞳孔注视着轰——无视掉那个男人狰狞扭曲的表情,轰感到有些不对劲。他伸出手扶住绿谷,看到对方的肩膀明显地抖了一下——他发动能力将冰块融化了后,扶着差点瘫软的绿谷到了一边,看到那个双脚仍旧被冻住的男人脸色阴晴不定地看着这里。

“……我就站在你面前。”

轰说,一下子对方陷入让人恐慌的安静了。

“没错!他看不到了!哈哈,这就是我的能力!”男人绝望又张狂地大笑起来,“这人一辈子都看不到了,他一辈子就是个瞎子了!哈哈哈哈!谁叫他这么傻啊直接冲了上来,就为了那边那个小鬼头,也是不怕死,但不还是一点用都没有!”

“他说的是瞎话。”轰冷静地回答,“应该是暂时的,你稍微忍耐一下,马上就好了。”

可能的确是让人失明的个性,但是局限性也一定非常大,否则他大可以让别的人也一起失明…估计是有着一定的时限限制。他微微皱着眉头,想起方才男人说的话,正打算问一下对方有没有哪儿受伤,就听到绿谷用一种有些奇特的语调说:

“轰同学……果然很厉害呢。”

啊。又来了。

轰沉默地看着对方黯淡的双眼。又是那种像是要哭泣一样的笑容,和上次见到的一样。

“果然不愧是英雄。真是厉害,个性也那么强大。一下子就解决了这种事件,也是,对轰君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事情……那个人的个性也是,能让人失明……用在战斗中的话大概也是很出色的个性,为什么会来当抢劫犯呢?好厉害的个性啊。无论是什么个性,都好厉害啊。”

“……你到底在说什么?”

轰紧锁着眉头,他隐约感觉到绿谷稍微有些不对劲。

“轰君不觉得有个性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绿谷有些自虐地笑着,他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拥有个性,成为英雄,可以保护别的人可以拥有强大的力量。……真好啊。”

“你——”

“……啊啊。抱歉说了这么奇怪的话,对不起。轰同学真是出色的英雄,谢谢你又救了我。”

“等一下。”

他伸出手想抓住对方,看到绿谷完全无视掉他的呼唤表情失魂落魄地向前走去。轰直接走了一步抓住对方的衣服:“等会我直接送你回去。”

“……咦?”绿谷愣了一下,半晌,嗫嚅着回答,“我自己没问题的,不需要麻烦轰君。”

“你看不到吧。那就让我送你,在那之前就在这里等着。反正等会他们过来你也要做一下笔录的。”

轰紧紧抓着对方的衣服不松手——他意识到绿谷现在的精神状态很有问题,如果松开手可能对方就直接跑走了。

……两人僵持片刻,最终还是绿谷退了一步。他沉默地点了点头,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然而处理后续事情比轰想象的要麻烦多,他先是要重复一遍事情的经过告诉警察他们,做了一些笔录,然后还面对了一大堆人的赞美与喝彩,那个小女孩的母亲之前因为过于恐惧慌张陷入昏迷状态,于是打电话通知了小女孩的父亲,两位家长又是一阵心情激动的道谢与痛哭,轰勉强耐着性子接受了他们的谢意,一切都结束后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

“……抱歉,没想到让你等这么久。”

“没关系。毕竟是我麻烦了轰君。”对方失去光泽的瞳孔注视着轰,声音稍微有些虚,“现在的时间是晚上了吗?”

“还没有。现在是五点十八分。”轰说,“警察会把他们所有人的个性给弄清楚,可能恢复要有什么要求和限制……总之你的眼睛很快就会恢复的。……我现在送你回家,你家在哪里?”

绿谷张了张嘴,他沉默片刻,随后报出了自己的家庭住址。

轰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确认了路线后他收起手机,随后让绿谷抓住他的一边衣服。

“……失明是我自己的问题,轰君完全不用送我回家,我自己也可以。”

到现在还在说这种话?轰真是搞不明白绿谷怎么想的。他偏头去看绿谷,对方低着脑袋,没什么表情的样子让他微微皱了皱眉头。

“那我也很想问,为什么你要一个人冲上去救那个小女孩?”

当时在做笔录的时候也询问了其他人和绿谷,说实话在得知绿谷当时的举动后轰是稍微有些惊讶的。据说当时在现场男人只挟持了那个小女孩劫走女孩母亲的所有钱财就赶紧离开的,然而绿谷直接就冲了上去扑倒那个男人后又夺走枪直接往天花板上开了一枪——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最后导致他们不得不抛弃原有计划冒着危险来到大街,寻找车辆离开这里。

“因为她……”

绿谷的声音很轻。

“她哭着对我说救救她。”

轰停下脚步,看到旁边的绿谷仍旧垂着头,微微翘起的卷发盖住了他的双眼。“不过到最后什么也没做成,没有救出那个孩子,而且还让那个男人更加生气,导致那孩子还受伤了。……确实我太冲动了啊。”

他抓紧了轰的衣角,轰隐约可以看到绿谷的眼角里带着一点透彻的颜色。那大概是眼泪。

“最后也把自己搞成这种狼狈的样子。回去后又要惹妈妈担心了。……哈。我还真是……对于轰君而言是很简单的事情吧?只是一场很普通的犯罪,轻而易举地就制止了,但是我根本不行啊。这样的我怎么可能当的了英雄?说不定他们说的一点都没错、我根本就……”

眼泪不停地滑落下来。完全无法阻止。

轰沉默地看着对方不停地掉眼泪,他徒劳地用手去擦拭着泪水,抬着红通通的双眼看着轰,像是一只兔子一样。

“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也……我也想成为英雄、很不自量力对不对?没有任何能力、根本做不到,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做不到……我已经不停地在奋斗了,真的很努力了,但是有些事情是怎么样也没办法实现的啊!我好羡、不,我好嫉妒。我好嫉妒小胜,好嫉妒轰君,所有人都是……我不可能、永远也不可能成为英雄!……真是糟糕透了,这样的我。”

“想成为英雄……我真的、好想成为一个英雄……像欧尔麦特一样强大,闪闪发光的,可以保护别人……我……”

他整个人都半跪在地上,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指缝间不停流下了泪水,带着哭腔的言语像是碎掉的玻璃一样支离破碎。

这个样子怎么回去呢,明明知道要赶紧停止眼泪的,但是就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怎么也停不下来。

不行,停下来啊。回去妈妈会很担心的吧,至少不能让她老是为自己担心才对……糟糕的是还失明了,到底会持续多久呢……他还要适应一下看不到别的东西的日子,要是被妈妈知道肯定会被数落很久了吧……他面色惨白地想,哈哈,说不定真的是失明一辈子啊。一辈子都看不到了,那他可能真的就是个废物了。

哭声慢慢变小了起来。绿谷使劲擦了擦眼泪,什么都看不到,一片黑暗里他却意外地感到平静了,或许是刚才大哭过一场的原因吧。

总之先赶紧把自己整理好,至少弄得正常点去面对妈妈。

“……我现在会很糟糕吗?”他轻声问着。

“眼很红。”轰一边观察着一边说,“衣服也很脏,而且你身体有被殴打的痕迹。”

绿谷的嘴角一下子垮了下来。接着轰就靠近了他,——他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扎在他的脸上,他浑身僵硬的不敢动,只能感受到对方用大概是至今纸巾的东西慢慢擦拭着他的脸颊,举动轻柔地像是在面对什么珍贵的宝物一样——最后伸出手还拍打着他的衣服上的灰尘,他小心翼翼地挤出几个字来:“那、那个,轰君?”

“哪里会痛吗?”

“不、不会,我已经好很多了。”

“绕过这个弯子你家就到了。”轰收回了手,又向前走去,“接下来几天都请假吧,那边到时候肯定会通知你的,……对了,你手机号多少?刚才做笔录时那警察问你我听到你回答了。”

“……我手机刚才丢了。”

对方有些为难地回答。

“那他们怎么通知你?你留的是你妈妈的吗?”

“……我不大想让妈妈知道这件事情。”绿谷小声的回答。

轰沉默了一会,说:“如果有的话我会告诉你的。……再往前走几步就好了,……绿谷宅,应该就是这里了吧。那我走了。”

“谢、谢谢轰君。一路小心。呃、那。那个。”

“怎么了?”

“……到底为什么……突然这么、”他考虑着措辞,半天才说,“这么关心我呢?轰同学已经做得好了。”

“…………大概是想成为一名英雄吧。”

他注视着对方没有任何光泽的、暗淡的绿色双眼,轻声地说着。

稍微有些多管闲事。不过他想试一下,试一下彻彻底底地帮助一下某个人,拯救某个人…不仅仅是为了打败那个男人而前行,为了拯救而运用自己的个性……就像那个金发英雄一样。


- TBC -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