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te

混乱邪恶

【佐鸣】ROAD

ROAD


天气很好,阳光很晴朗。佐助把斗笠摘下来,小樱露出他记忆里有些不安与害羞的表情,有时候佐助难以理解为什么她会喜欢自己,正如之前他所说的,他完全找不到喜欢对方或者被对方所喜欢的理由。如意料中的,她问:“真的不能把我带走吗?”


佐助没有太多犹豫地就摇摇头,他伸出手来,在对方的额头上轻轻一弹,随后用低沉地像是在叹息一样的声音说:“下次吧。”


小樱脸红了一下,然后她眨了眨眼睛。“这样啊,”她露出一个笑来伸出手,“不过以后还会回来吧,那么握个手吧,当做告别。”


没有什么可推辞的,佐助把手覆上去。对方的手不如想象中的柔软,而是戴着厚厚的茧摸上去十分粗糙,他内心浮现出一点不好的预感,紧接着他的表情顿时变了,对方的力道让他无法抽回手,只能沉着脸看着小樱笑眯眯地加紧力道,不愧是三忍的徒弟吗,他有些艰难地想,最终他还是沉默地接受了这仿佛要捏碎骨头的握手,半晌对方才松开了手。


佐助尽量让自己露出淡定的表情来,小樱看他一眼,继而开口:“下次回来的话我在想要不要把你打成猪头,反正你也不会喜欢我吧,反倒我一直在你背后追追追,不过我并不讨厌这样的自己。”她把手展开又握紧,这个举动让佐助心一紧,随后对方微笑着说:


“因为追逐着你我才慢慢的变强,怎么说呢,你的话的确让我很伤心,所以,下次回来,我一定会把你打成猪头的,滚蛋吧。”


佐助:…………人果然是会变的。


佐助不打算再说什么,他扯了扯斗篷转过身去。只是他并不知道,在他身后的少女望着他的背影,眼眶酸涩着眼泪却始终没有掉下来。


“我啊,对于自己喜欢佐助君这件事情并不后悔。一开始的确是因为非常庸俗的理由而喜欢上的,但是这样子渺小庸俗的的喜欢却逐渐地充斥着我的青春,为了获得佐助君的认同我才不断的努力着,变成如今的这个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虽然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却仍旧喜欢着佐助君,因为这是我最初想努力的动力吧。”


啊啊,阳光太晴朗了呢。


少女的眼泪终于落下来了,只是这次泪水的意义与其他的意义都不一样。她仰起头来,尽力露出一个笑容来。


当然这些佐助都不知道。他一直都是不怎么注意女孩子心情的人。他继续走着,突然间停下脚步。


“没想到你会来送我。”佐助说,他是真的有些惊讶。


“给你东西的啦。”鸣人从兜里拿出护额来,佐助眼睛倏地睁大,他看着那个被划了线的护额被鸣人递过来,稍稍迟疑一会儿,佐助接过了它。


“没想到你还留着……”


鸣人翻了个白眼。然后他促狭地笑笑:“话说,刚才小樱叫你过去是干嘛,说了什么吗?”


佐助诚实的说:“她说下次回来要把我揍成猪头。”


鸣人的表情顿时卧槽起来。“什么,把你揍成猪头?你确定不是我?”


“……你被她揍过很多次?”


鸣人咳嗽一下,回避了这个话题:“你不是开玩笑吧,小樱这么喜欢你!也对像你这种那么受女孩子欢迎的人是不理解我的苦的!你就不打算接受她吗?”他露出有些苦逼的表情,这让佐助想起年少时的鸣人来,充满活力而又张扬的表情与声音,只会勇猛前冲的大笨蛋。


“你不是喜欢她吗。”


“话,话是这样啦!”鸣人脸有点红,“之前老爸也说过小樱是不是我女朋友,嘿嘿……不过小樱喜欢的是你呀!而且,嗯虽然想过很多次啦,但是如果真的和小樱交往总感觉有些奇怪……我不是说小樱的不是啦,只是,感觉会很尴尬吧,可能现在小樱对我而言更适合当伙伴……不不不这才不是重点,小樱这么喜欢你,你到底喜不喜欢她啊?”


对方稀里糊涂的解释佐助完全没听进去,佐助看了鸣人一眼。“下次回来的话,我估计会接受她。”


“……什么?!”


鸣人不可思议的态度让他稍稍眯起眼睛来。但很快对方开心地叫起来:“那太好了,小樱肯定会很开心的!那我也可以安安心心地放弃小樱啦!啊哈哈哈哈!然后我就安心地去当火影啦!说不定还会有一个比小樱还可爱的女朋友呢!然后把宗家分家的问题解决掉,然后再让一乐拉面搬到火影楼……”


他快乐地说着那些天真的想法,佐助心想前一个如果容易的话卡卡西早就解决了,后一个完全痴人说梦不予评论。


“等我当上火影了,”对方的语气突然变得认真起来,“你会留下来吗?”


佐助毫不迟疑地说:“不会。”他看着鸣人的眼睛,里面是湛蓝色的天空,“我无法原谅木叶,但是我会忍耐。忍耐,这不就是所谓的忍者吗。”说着他自嘲地一笑,“木叶毕竟是鼬想守护的地方,也是我最初的所在,不是吗。或许鼬说的没错,不让真相公布于世,让所有人误以为宇智波一族的罪恶只有我与鼬,让宇智波一族维持着那可笑的荣耀才是正确的。”


鸣人沉默了一下。他张了张嘴,然后又抿住嘴唇。


佐助觉得话题差不多该结束了:“鸣人,我并没有放弃改革的想法,到现在也是。我之所以停止,是因为我在忍耐,但这不代表我会放弃。或许我之前的方式是错的,流血的方式实在太过血腥,不过我也会慢慢地去找新的方式,至于你,如果你还是执意如此的话,我们说不定会再次站到对立面上。”


佐助说出来后,他彻底地松了口气。其实他现在彻底可以被关进监狱了,但是鸣人与卡卡西的恳求让他最终还是可以拥有自己的自由与选择权。


“呼——”鸣人长长地舒了口气,露出灿烂的鸣人式笑容,“能听到佐助的真心话,不知道为什么稍微有点庆幸啊。虽然我有时候的确很笨,不过……如果佐助找到了那样的方式,我会去帮佐助实现的!然后我们就来创造真正的和平!”


“白痴,你还是小孩子吗,哪有这么容易,等你当上火影再说吧。”


“什……!”


佐助转过身来。他的嘴角忍不住上扬起来露出笑容,但是他一点都不想让鸣人发现自己在笑,可能是稍微有些不好意思的缘故。在面对鸣人的时候,他偶尔觉得自己回到了童年的时候,变得幼稚起来。“我走了。”他快速地挥挥手,然后迈步向前走去。


前方的道路遥远而漫长,佐助必须一个人前行,他抓紧了护额。或许是因为那个笨蛋的缘故,他觉得手里的护额意外地温暖,当然他是死也不会说出来的,因为实在是太肉麻了。


身后鸣人一直在嚷嚷叫着,看着佐助逐渐远离的身影,他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来,然后也转过身。在前方,他曾经暗恋的少女与老师正冲他挥手,于是未来的火影七代目笑嘻嘻地跑上前去——


我与你的道路是相反的。一直以来,我们站在彼此的对立面互相伤害,但是你一直没有放弃我,直至现在,你仍旧坚持着最初的想法,对我说,如果我痛的话,你也会痛。你不知道我也是这样,当我理解你时,当我感受到你的痛楚时,我是那么的痛苦。有光就有暗,你一定是照亮一切的最温暖的光明,而我潜伏于黑暗的道路上斩除害虫。但是就算是完全相反的道路,也没有关系。

因为我们终会相聚。


END


仍旧是以前的旧文搬运!

【佐鸣】追逐

以前写的作品,把他搬了过来!

这对再看几次都觉得他们真好啊。



      追逐(佐鸣)

  

    佐助坐在那条河边。这是佐助想来的第一个地方。他像是小时候那样低着头看着河面上自己的影子,他想到了小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误以为鸣人在身后看他,然后他下意识地转过头去,河堤上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于是他发了好一阵呆,然后站了起来。 

  他想了一会儿,然后走向了木叶的训练场。

  佐助在训练场里看到了木叶丸。他个子挺拔了很多,感觉成熟了不少,似乎正在对自己的学生说着些什么。有一个学生被绑在了木桩上,样子傻里傻气地挥着手,有着鸣人的影子。佐助坐在那里看了好久,他模模糊糊的视野里像是看到鸣人和小樱了,被绑在木桩上的鸣人大呼大叫着说着什么,一边的佐助用勺子挖了便当的一口饭往他嘴里送,另一边的小樱也跟着不甘心地做了这个举动。

  

  佐助心想鸣人真是个傻瓜,实际上他当时是很得意的,看吧,你这个吊车尾。没了我,你连饭都吃不上。他就是这么觉得的,其实当时他一点都不讨厌鸣人,他只是觉得鸣人太笨了,但是鸣人和他是一样的,从那条河边时他就这么觉得了,可佐助一点都不理解,为什么鸣人还能那么笑?

  鸣人说过,他们的命运本该是相反的。叛忍的九尾妖狐漩涡鸣人,与宇智波一族的天才佐助。

  但是实际上佐助却叛离出逃,之后甚至想把自己曾经的伙伴赶尽杀绝。佐助不懂为什么鸣人不杀掉他,他本可以杀掉他的,他总是保持着可以回归一切的单纯想法,太天真了。

  鸣人总是嚷嚷着说我要当火影,中忍考试第一场他猛地站起来,自信满满地说着就算我一生都是下忍,我也一定会成为火影。实际上他却做到了,佐助真的觉得他和鸣人果然不一样,在死亡森林时三个人都这么狼狈,佐助认为只有自己可以帮小樱和鸣人了,但是他却输了,鸣人救了他。鸣人挡在他面前说,哟,你没受伤吧胆小鬼。

  鸣人救了他这么多次。但是佐助却只在波之国救了鸣人一次,那奋不顾身的一次,却让鸣人一直苦苦追逐着他这么久。

  木叶是佐助与鸣人最多的交集点。佐助逛完死亡森林后很诧异地发觉原来他与鸣人还发生过这么多事,他努力去想自己在大蛇丸的那三年日子里,他发现自己一点都记不清了,但是关于鸣人的事情却是那么清晰。那家伙一直傻傻地追着他,以前也是现在也是,他追到他了,他的一生几乎都在追逐佐助,而且还是跑到了佐助的前面。佐助只能远远的看着他,就像鸣人曾经在背后那么看着佐助一样。

 

  佐助知道自己再也追不上鸣人了。

  当时终结之谷那一战后,佐助对鸣人说自己要去环游世界,然后拒绝了小樱一起同行的邀请。鸣人傻兮兮地说,那走之前我们去吃一顿拉面吧,你这么久没吃一乐拉面了,超级好吃的,你吃了肯定不会后悔。

  一乐拉面的老板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他放了两碗大拉面在桌上,见到佐助就眯着眼睛笑着问,哎呀,这不是佐助吗,多久没来啦。佐助没吭声,一边的鸣人咧着嘴笑,说,你快吃啊佐助,可好吃啦!一边吃还一边絮絮叨叨,佐助你还记得吗,当初训练场你还给我吃了一口饭,现在我可把这顿饭还给你了。佐助说你个白痴,那么远的事情我怎么记得。

  鸣人傻笑着说,反正我是还给你了,然后得意兮兮地晃了晃挂在他腰上上的两个铃铛,那时候我才觉得你这人还是有好的地方的,对了你记得当初波之国你为了我都差点死的那件事吗?我之后有去波之国的,哈哈,鸣人大桥现在可威武了,好多人在那上面踏过呢!

  佐助说我没去过波之国。他撒谎了,当初和水月去拿刀时他就站在鸣人大桥上,鼻尖是海洋的咸涩气息,那时候他一直想着鸣人,他怀念着当初为了拯救鸣人奋不顾身的感觉,那是他唯一一次救了鸣人的命,也是唯一一次大脑不受控制地去帮助总是鄙视着的吊车尾,之后他就离开了木叶并且在护额上划下印记,说要斩断与鸣人的一切羁绊。没想到今天他居然真的和鸣人一起聊天,还吃拉面。看起来真傻。

  鸣人开心地大笑着说那你去外头的时候一定要去波之国看看,他不停地说着那些回忆,佐助不耐烦透了,他回头就看到坐在一边吃面的忍者露出诧异的神情看着他,显然是很震惊那么冷淡的佐助居然会为了鸣人而奋不顾身。佐助有些不好意思,他说你别说了,烦不烦啊。

  鸣人却像是没听到一样不停地说着,佐助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希望大家能认为宇智波佐助为了漩涡鸣人其实做过很多事情,他希望木叶村的大家可以快点认可佐助。

  佐助摔下筷子说,你别说了。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不会回到木叶村的。

  他一辈子都没法原谅木叶,偶尔回来已经是他的极限。说完这句话鸣人的眼睛顿时暗了,他小声说他只是希望佐助如果偶尔回来的话,木叶村的大家能对你好一点。

  这时候佐助想起来鸣人小时候就是在村民里的冷嘲热讽中长大的。他真是无法理解,为什么鸣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保持这样的性格?但是他没问出来,鸣人猛地一口气喝完了汤,一边的忍者冷冷地看着他,他知道是因为自己刚才说了不会呆在木叶村的话。

  鸣人吃完拉面准备结账的时候佐助立刻出去了,他无法忍受自己再待在木叶了,每次呼吸一口空气他就觉得浑身都在发疼。他无法抑制地想起鼬来,也无法抑制地想起那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的宇智波大宅。

  路过的村民们用冷漠的眼神看着他,佐助毫不动摇。其实他很希望有个人来骂自己,那样他可以更加顺理成章地离开这里,但是鸣人在这。

  鸣人慌慌张张地跑出来说你怎么出来了。佐助说我想立刻离开。鸣人拗不过他,只得说你等等,我把小樱和卡卡西老师找来,他们说你要是走的话一定得说一声才行。佐助说好那我先去村门口等。

  

  当时佐助还没想到那便是一切的分别。

  佐助从死亡森林里出来了。天变得很暗,不知道是自己眼睛的原因还是天色的原因。佐助慢慢地走着,他不想告诉任何人,打算现在就离开木叶村了。其实他与鸣人的交集也就这么一点,没什么了,剩下的便是鸣人的追逐与他的逃离。

  他往村门口走的时候意外地看到了雏田。那个一直喜欢着鸣人的女孩子。

  说实话佐助与当年的同学关系真的不怎么好,除了鸣人没有放弃过他,只要不是什么花痴总之其他人对他的印象其实都蛮差的,就连到后面小樱都决心要杀掉他,只有鸣人一直傻傻地还没放弃,甚至还说出想和他同归于尽来。佐助搞不懂鸣人为什么要追着他,为什么那么执着,他对鸣人做过的事情屈指可数,鸣人就这么固执地追着他的背影不离不弃。

  如果他不追着宇智波佐助,可能会与日向雏田结婚生子吧。这是个一直爱着他的很好的女孩子。

  日向雏田看到他后不怎么惊讶地冲着他打了个招呼。“佐助君是要离开吗?”她的声音很温柔,让佐助想起了已经躺在坟墓里了的宁次。佐助点点头,雏田微微一笑,她也成长了不少,不再是那个只会害羞的女孩了,“佐助君你一定要过得好好的,鸣人君会很开心的。你是他最重要的人,他追了你这么久。”

  “……我会的。”

  鸣人说佐助你是我的挚友,是我的兄弟,是我最重要的羁绊。佐助你痛我也痛,他总是这么说,恨不得把这件事情告诉所有人。为什么他可以说出那么肉麻的话?鸣人笑嘻嘻地说佐助你当初终结之谷还说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呢,佐助说胡说八道才没这回事。

  佐助眼酸了一下。他有些狼狈地转过头快步地走去,雏田的话却一遍遍播放在他的脑海里,所有人都知道宇智波佐助是漩涡鸣人最重要的人,现在佐助也想和所有人说漩涡鸣人是宇智波佐助最重要的人,但是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佐助想偷偷离开木叶,他知道监视他的暗部早就被撤走了,他想应该没人会发现的,结果走的时候在村门口看到了小樱。她的眼睛红红的似乎刚才才哭过一样,直直地盯着佐助,半晌才慢慢地移开视线,用嘶哑的过分的声音说:“佐助君要走了吗?说起来我之前就有这种预感呢,没想到居然成真了。”

  佐助点了点头,他不敢面对小樱。

  小樱轻轻地笑了笑,有那么一瞬间佐助在她身上看到了以前那个总是追逐着他的女孩子。但是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小樱长大了,变得漂亮而懂事,她只是有些遗憾地看着佐助,然后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来:“……东西都好好地带着吧?我没办法和你一起去,你可要好好注意身体。到时候……会回来吧?”

  佐助沉默了一下。半晌,他突然问:“小樱,现在是晚上还是白天?”

  小樱猛地抬起了头,她的脸上浮现出不敢置信的表情来,随即声音变得破碎起来。

  佐助默不作声地拉了拉斗篷。小樱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他感到有些抱歉,他并不希望这个女孩子哭泣,但是他又惹她哭了,如果鸣人知道的话肯定会嚷嚷着叫着……

  佐助说:“你到时候过来吧。把我的眼睛拿走吧,那对你们木叶村而言还有用吧?”

  “……到时候我可以揍你一拳吗,佐助君?”

  佐助有点想笑,他心想小樱也变了,他看着对方坚毅的双眼,知道她已经成长到一个人也没有问题的地步了。他说没问题。然后他走过去,与小樱擦肩而过的时候停下来,“谢谢你,小樱。”  

  是那么似曾相识的场景。

  小樱捂住嘴让自己不哭出来,她站在原地看着对方慢慢地走出她的视野,她的视野越来越模糊了,最后她忍不住瘫软在地大哭出声。但是佐助没听到,小樱不会让自己再让佐助看到她哭的,她变得比以前更坚强了。

 

  佐助像个老头子一样慢悠悠地走着。他要去最后的地方,所有的终点。如果是以前估计两三天就能到,但佐助估计现在自己大概得用五六天才行。但是他不急,他累了就停下来休息,然后想着以前的事情。

  佐助觉得自己都老了特别爱怀念过去,这个时候他分外想念鸣人那个大嗓门,那个白痴总是活力满满地向前冲着,佐助以前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是那么羡慕鸣人。在黑暗中的鸣人却成了耀眼的光芒一直追逐着他,佐助觉得自己真的好幸运。

  当时卡卡西与鸣人两人努力着想帮他脱离叛忍这个名号,佐助说他们没说错啊,我杀了你这么多次。鸣人大笑着说你才杀不了我呢,我很强的,我肯定能当上火影的,再说如果你杀了我,我现在怎么可能还呆在这啊,你反而还救了我呢。于是他又开始说波之国的那一次了,但是佐助只为鸣人做过这一件事情啊。

  他说佐助你不知道当时你为我挡针的时候我真的很感动,那是第一次有人挺身而出护在我面前……

  他说佐助你不知道当时你给我喂饭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啊,那是第一次我吃别人的便当……

  他说佐助你不知道当时你在河边坐着时我很高兴你也是一个人,有点幸灾乐祸……

  为什么你不记得之后我是多次想要杀了你?在终结之谷那一次,大蛇丸巢穴那一次,五影会谈那一次。

  佐助愤恨如此轻易原谅自己的鸣人。 

  鸣人笑嘻嘻的说,但是我没有死,你也没有死不是吗,我们还好好地呆在这里呢!

  然后我活着,你却死了。

  你完成了你的目标。你把我带回来,你当上了火影,你得到了村民们的认可。你本应该享有更好的人生,但你却死了,让我再也说不出那些埋在心底的话语,也让我一辈子也无法追上你。


  佐助的眼睛彻底失去了光。但是他就是有感觉,他听到了瀑布水流的声音,他知道自己已经到目的地了。佐助心想自己应该还是遵守着约定时间了吧,他像是放下了什么重担一样感觉浑身舒畅起来,然后他慢慢地躺在了地上。

  佐助无数次地想过自己的死法,想的最多的就是被鸣人杀死。鸣人说佐助你怎么这样,我当时想的是要死一起死,你不能抛掉我们一个人走啊。

  鸣人总是有话直说的,他大大咧咧地对佐助说你其实很温柔,你和我们一起心里很开心对不对,回归到第七班看到我和小樱很开心对不对。哎,你偶尔应该坦率一点。

  我现在想要坦率了。 

  所以等到了那边,我一定会好好揍你一顿。

  佐助觉得有些累了,但他还是想坚持一下,他还没等到小樱来呢。他现在就在终结之谷,这个他与鸣人曾经战斗过两次的地方等待着第七班的最后一人,他感到有些欣慰,太好了,第七班还剩下一个,又有些愧疚,他把小樱一个人留下来了。

  除了鼬和鸣人,佐助觉得自己最对不起小樱。他伤小樱这么重。他有想过如果鸣人不死的话,他会看着鸣人去和雏田结婚,雏田是个很好的女孩子,鸣人会很幸福,他们会有一个很可爱的孩子,或者两个,然后鸣人是一个伟大的火影和一个笨拙的父亲……佐助就可以安心地去和小樱结婚了,鸣人说过不能辜负小樱,他也知道自己的确不该辜负她。

  但是他又错了。

  他什么都没办法做好,就像是死亡森林时鸣人说的一样,他就是个胆小鬼。

  那天要走的时候鸣人把当初他划了印记的护额塞给他,然后说,一路保重啊,如果你要再次走的话,我会再次把你追回来的。

  佐助心想,你这个骗子,可是现在却是你走了。

  一滴泪从佐助的眼角渗出,像是当年终结之谷下的那场淅淅沥沥的雨。

  

  佐助一直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比鸣人晚死。

  因为用眼过度加上很多后遗症,佐助的眼睛实际上已经看不清了。小樱曾经想说服他留在木叶调养,但是他拒绝了。他知道自己在自作虐,偶尔他会想着如果鸣人有天发现他死了会是怎样的表情,想完后他又觉得自己太恶劣了,但是他根本没想过鸣人居然会比自己还早死,更没想到常年待在外头的他居然是最晚知道这个消息的人。

  小樱说鸣人九尾化模式次数过多,寿命被过度侵蚀,然后体内的九尾又还在沉睡之中根本没法帮助他,死是命中注定了的。不过他是微笑着死的,看起来一点都不难过,他说他很满足,他还说鸣人想对佐助君你说拥有你这个朋友他很开心,叫你好好活着。

  雏田也说佐助君你是鸣人最重要的人要好好活着。

  佐助说我会的。

  真的,他一直都在好好地活着。鸣人死后他甚至留在木叶听从小樱的调养,但是后遗症太重就算是小樱也无力回天了。但是佐助觉得挺好的,看啊白痴吊车尾,我迟早也要追上你了。

  你追我这么久,没想到有一天会换成我来追你吧。

  我的毅力也绝对不会输给你的,白痴。

  

  他安详地躺在地上,突然听到了雨声。雨滴打在佐助的身体,他什么也感觉不到,然后他听到了小樱的哭声。小樱来了,佐助安下心来,他什么也看不到,只能一遍一遍的安慰着:“你没来迟,已经没事了。”然后又笑笑,“你变得这么漂亮了小樱,得多笑笑,日后会有更好的男孩子喜欢上你的。”

  小樱大哭出声。她断断续续的说,到了那边揍死鸣人那个混蛋,才当上火影没多久居然就死了,意外性未免也太大了吧。如果他揍你,等我到了那边我就说他一顿。

  佐助难得很温柔地说好。

  小樱抽噎着说:你们这群混蛋,第七班就剩下我一个人了,你们都叫我好好活着,我一个人怎么好好活着?你们总是这样,做什么事情都站在前面,我一直在后面被你们保护着,我什么用也没有,就连死你们都要跑到我前面,你们真混蛋。她一遍遍大骂着,大颗大颗的眼泪砸下来,佐助心想鸣人要是看到了一定会打死他的。

  佐助只能很温柔地说对不起。他已经没有力气去擦这个女孩子的眼泪了。

  小樱说遭报应了吧佐助,谁叫你之前这么对我们,现在轮到你去追鸣人了。居然还叫我把你的眼睛拿下来,我以前好歹也是那么的喜欢你啊!活该你去追鸣人了,而我,我就好好活着,我会特别幸福的,我会找一个比你还要帅气很多的人结婚。未来我还要开个医院,我要成为不输于纲手大人的忍者,不,我会变得更加厉害,会变得比你们这两个家伙更加厉害。

  佐助说你一定会的。他说我已经没力气了,对不起小樱,还有谢谢你。他闭上眼睛来,小樱的哭声逐渐远离。

  

  佐助很满足地微笑了。

  隐约地他看到在一片白光里,他看到一头金发的少年笑嘻嘻地冲着他招手,脸上带着猫须的胎记,澄澈的眼睛看着佐助得意地说,怎么样,现在轮到你来追我啦!还做了一个鬼脸。

  佐助笑着说,白痴吊车尾。

  然后他上前一步,握住了对方伸出来的手。

  FIN.